挑戰二

人才加值:如何提升平面人的數位力?

在組織內創新,多數人都被要求在本業外「兼職」,對傳統工作方式的眷戀,及抵抗組織運作慣性,都是無形挑戰。《天下》沒用裁員或騰籠換鳥的方式轉型,如何在高速運轉的行業型態下,補足同仁的數位能力?

《天下》在1996年便成立官網,接下來數十年,一路率先推出iPad雜誌、APP、數位專題等。鄭淑儀是網路部前任主管,近十年,她的職位從編輯部輪調至網路部、數位創新部、數位內容部,反映了數位時代媒體人「多工」與「常變」的新常態。她認為,「非紙本事務」都由網路部負責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數位化,應該是每個部門的基本能力。

網路部要扛起轉型的大旗,又要解答平面同事心中的各種「為什麼」:為什麼文章上網要改標題?為什麼要做電子報?

「數位的事都做不完了,還要教平面的同事;平面的同事也很疑惑,我學這個要幹嘛?」數位內容營運經理沈琬婷回顧當時,有人躍躍欲試,有人保守觀望;有人在乎網站流量,有人只關心紙本銷售。一艘船上好幾根舵,每根舵方向都不一樣。

這幾年,各部門離職率都偏高,如同社長吳迎春說,「是對組織很大的挑戰,也是對『誰是最適者』重要的檢驗。」

在組織內創新,多數人力都被要求在工作外「兼職」做流程創新,對傳統工作方式的眷戀,及抵抗組織運作慣性,都是無形挑戰。

但一如吳迎春強調,《天下》沒用裁員的方式轉型,是因為「要找到有數位技能的人加入《天下》容易,但要找到有相同價值理念的人卻很難。」對來不及學習新技能的同事,是以「學習新能力」、「轉換心態」為要求的重點。《天下》希望留下對「新聞媒體」使命有共同信念的人,在新的數位《天下》經營團隊裡,發揮媒體對社會的積極影響力。

第一步:借科技之力提升報導質量

《天下》很早就投入數位內容開發。2010年至今,已推出數百個融合影音、影像、圖表、文字等多元素材的數位專輯。2010年之後,在有「亞洲普立茲獎」之稱的「亞洲卓越報導獎」(SOPA),《天下》幾乎年年都拿下兩座數位報導獎,資源雖然不若國際媒體,但實力足以並駕齊驅。

但《天下》並不滿足現狀。在標榜公民參與、數據開放的年代持續突破,開始與公民科技團體合作。

最近的代表作品是〈農地上的世界冠軍〉。2017年它橫掃各大報導獎,包括「卓越新聞獎深度報導獎」與「金鼎獎最佳數位內容獎」,與亞洲卓越報導獎(SOPA)「卓越數據圖像獎」。金鼎獎的評審評語寫到,「主題創新,內容深度與廣度並具,同時編排設計活潑新穎,文本的易讀性高,經委員討論後,一致推薦。」

這類專題要成功必須靠團隊。採訪團隊除了原本的記者與攝影,得加入許多新血。〈農地上的世界冠軍〉的團隊動員除了《天下》記者、資料記者、文稿編輯、影音、設計與工程師等10多人,還與外部合作--尤其是數據公司智庫驅動發動的資料英雄計劃(D4SG)的多位義務工程師。

「融合新舊科技,找出關鍵證據,是這篇報導最大的意義,」報導主策劃、《天下》副總主筆呂國禎說。

關於「國土不當利用」的主題,他已追蹤了一年多。眼見蔡政府上任後,頻頻訪視大型製造廠、開輔導說明會,擔心農地上的工廠可能就地合法,呂國禎決定加快調查腳步。

調查採訪的關鍵證據,通常有三種來源:政府機構、受訪者、記者自行調查。但在這個報導上,政府不願釋出地籍資料,無法確認工廠究竟蓋在合法的工業地,或是非法的農地上?而蓋在非法農地上的,又是哪些工廠?從受訪者也拿不到這些資料。只剩下自行調查。但一開始又找錯方向,他們每週六都聚在一起討論,巨量資料跑了三個月,竟徒勞無功。

幸好,有筆高達3000多筆的工廠地籍資料,意外在網路上流出;就憑這筆資料,記者鄧凱元帶著團隊成員,一一轉換成座標,再比對Google地圖,找出不該蓋在於農地上的違章工廠。「這叫『工人』智慧,」呂國禎自嘲。

這時已是2016年7月,4個月後,就要同時交出數位與平面稿。沒想到,土法煉鋼,卻有驚人發現。原以為違法的都是小本經營的黑手工廠,人工比對後發現許多市佔率名列前茅的「世界冠軍」廠商,赫然在列。

有的企業信誓旦旦絕無違法,卻在編輯截出Google地圖後,啞口無言;有的企業欣然同意受訪,卻讓記者空等近兩小時,才姍姍來遲。但因為《天下》掌握了精準的數據,無論企業是否回應,真相,都已不辯自明。

在那個陽光正好的秋日,影視中心記者操作著空拍機,在金黃油綠的二期稻作間穿梭巡弋,間或幾棟愕然矗立的紅、灰色鐵皮屋,更凸顯「良田變工廠」的荒謬。如果不是新科技找出新證據,沒人料想得到,污染農地的小違建,早已默默擴張成一個巨大的王國。

農地工廠對商業競爭、國土規劃與農糧政策,環境污染的傷害極大,呂國禎對此感到義憤填膺,「在農地上蓋工廠,地價低又不用處理廢水,誰還要去工業區蓋工廠?結果十年後,台灣沒有一塊土地是完整的!」

近年,《天下》推出多篇重磅調查報導,如〈農地上的世界冠軍〉〈雙北違法住宅現形記〉〈他們買了國家公園〉等,甚至為此得罪廣告主,損失數百萬元廣告。這些新聞道德與經營績效間的掙扎,外界不見得明白。

數年前,有位新進記者問時任總編輯的吳迎春,「如果有一天,我們非得靠業配文才能存活,怎麼辦?」

「那就讓《天下》消失吧!」吳迎春答得乾脆。

現今媒體充斥真假莫辨的新聞與業配文,破壞了大眾對媒體的信任;但《天下》相信堅守查證、公平的新聞原則,才能贏得年輕讀者認同。

《天下》近年獲國內外多座數位專題與獎項

2018
金鼎獎
數位創新獎:《全台發電廠荒謬記事》
2017
金鼎獎
最佳數位內容獎:《農地上的世界冠軍》
2016
金鼎獎
數位內容獎:《天下雜誌週年慶─世代共享‧我們的時代》
2015
金鼎獎
數位創新獎:《天下雜誌》電子書app開發模式
SOPA亞洲卓越新聞獎
卓越網路新聞優勝獎:《北東協火熱崛起》數位專輯
2014
SOPA亞洲卓越新聞獎
卓越網絡新聞獎首獎:《國家公園是誰的?》網路專輯
SND數位國際設計獎
最佳平面與數位整合優勝:《雙面中國》、《誰買了國家公園?》、《日本再起的光與影》
第二步:後製編輯也上前線

記者是前線打仗,編輯在後方補給糧草;但網路使小戰役變得更多、變快,編輯也得上戰場為內容加值。

《天下》的「快打部隊」就是這樣成立的。 一旦發生重大事件,記者、編輯與社群迅速在Slack上成立群組,討論分析角度,記者立即採訪寫稿,編輯則採集四到八篇新舊報導,包裝出深度專題,使讀者能一次了解新聞大事的來龍去脈。

後製主編洪家寧說,平網整合後工作量「變多了大概一倍」。她第一次意識到「數位化」改變了工作,是2016年11月6日的美國總統大選。

那天中午,選舉結果揭曉,跌破全世界的眼鏡。專家趕著分析,讀者急需答案,新聞史上掀起罕見滔天巨浪。《天下》緊急發出四篇分析稿,隔天再出28篇稿;之後整整一週,每天都有超過十篇新稿,從人物、國際、政治、財經等角度,橫剖縱切這個「川普當選」的黑天鵝事件,等著編輯處理後上線。

文稿編輯也要將紙本報導重新編輯上線。這不是「複製貼上」就結束,紙本與網路介面不同,除了要改標題,待調整的版面細節不計其數。

例如,《天下雜誌》是直排,遇到數字,寫法是國字「一二三」;但網路是橫排,得調成阿拉伯數字「123」,讀者才看得順。又比如,文字稿可能兩頁、1400字才搭一張圖片;但網路稿每隔3、500字,就得加個小標、圖表或照片,維持讀者的注意力。

人們常說「魔鬼藏在細節裡」,用在媒體業,大抵就是如此。這些繡花活不能靠機器,得靠編輯們的雙眼雙手,一遍一遍巡、一個一個調。她還學過編電子報、做數位圖表、清理資料,甚至還學了基礎程式語言HTML,在多數傳統媒體,這都是網路部門的工作。

為了讓組織更快具備數位能力,《天下》除了推訓練,更鼓勵分享團體:內部同事分享工作絕技。例如,怎麼看GA、SEO、下標題、向外部寫手邀稿等。

各部門主管們發現有興趣的主題,也會主動發起5到8人的臨時學習小組,帶著作實驗,改標題、調整社群貼文時段。都是要鼓勵同仁打破框架,勇於嘗試,成為學習型組織。

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蘇蘅,肯定《天下》在數位內容與創新的努力。但她再三叮嚀「要注意能把內容換成收入」,因為找出新經營模式,更能確保企業永續發展。

人才加值:如何提升平面人的數位力?

  1. 對還來不及學習新技能的同事,以「學習新能力」、「轉換心態」為主管要求的重點。因為,要找到有數位技能的人加入《天下》容易,但要找到有相同價值理念的人卻很難。
  2. 第一線記者與外界工程師合作,用新科技突破傳統採訪限制;後製編輯也透過進修學習,走上數位內容第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