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軍突起,獨立製錶品牌成市場新寵兒

都會休旅,國內購車首選熱門
作者:特約撰稿 楊祁諶 圖片提供:SIHH、Baselworld、富藝斯、各品牌
2018AUG.31 贊助

在進入正題前,先來聊聊近期錶壇一件頗令人震驚的事。就在7月底,Swatch Group總裁宣布將帶領18個品牌出走Baselworld,不再參與2019年的年度盛會。傳統製錶產業面臨數位化衝擊之大,就連如此龐大的鐘錶帝國都在思索未來的因應之策,如何以全新方式將年度新品隆重呈現在消費者面前。

Baselworld是全球最受矚目的鐘錶界盛事,惟規模較過去略有縮減,部分獨立製錶品牌因此有機會能夠進駐主場館。

對於Baselworld的主辦方MCH集團來說,危機未必不能是轉機,隨後宣布將導入眾多嶄新的獨立製錶品牌與展覽概念。過去幾年總因展場擁擠,只能在主展館外「搭帳棚」或移師會場旁飯店展出的獨立品牌,得到了可以大方進入展場的機會,讓更多錶迷就近欣賞作品。從Swatch Group退出Baselworld的事件中,不難看出鐘錶市場的版圖正逐漸轉變,未來展覽焦點將不再只是各大集團和主流品牌,別緻且與眾不同的獨立製錶領域相信會漸成氣候,成為觀眾目光焦點。

SIHH會場充斥高級品牌,過去以歷峰集團旗下品牌為主,現在許多獨立製錶品牌也前來共襄盛舉。

相較Baselworld的百年招牌,成立於1991年的SIHH,不但年輕且規模精緻得多,與會者也多屬高端價昂的品牌。然而,SIHH這些年來一直不斷壯大,今年除歷峰集團(Richemont)旗下一眾品牌之外,增加了不少瞄準高消費族群的品牌,以及更有包含MB&F、HYT及H. Moser & Cie等17家獨立製錶廠商共襄盛舉,品牌數多達35個之多,是創立之初的5倍之譜,顯見無論是SIHH或是Baselworld,獨立製錶將會是未來非常值得關注的趨勢及快速成長的族群。

跳脫框架才夠吸睛!

不僅在新錶市場表現亮麗,部分資深玩家在「玩透」傳統主流品牌之後,目光也逐漸轉向獨立製錶,甚至近期拍賣會也出現不少罕見佳作。

富藝斯Phillips 5月底在香港舉辦的「The Hong Kong Watch Auction: SIX」拍賣會中,設有「Watchmakers:The Master of Art Horology」特展。

Greubel Forsey Quadruple Tourbillon鉑金四體陀飛輪腕錶於五月底在香港舉行的富藝斯拍賣會中,拍出280萬港幣(約1093萬台幣)高價。

以富藝斯Phillips 5月底在香港舉辦的「The Hong Kong Watch Auction: SIX」拍賣會為例,香港文華東方酒店預展會場後方區塊當時便推出「Watchmakers:The Master of Art Horology」特展,展示多名獨立製錶師的重要作品。在展覽的推波助瀾下,會中Greubel Forsey Quadruple Tourbillon鉑金四體陀飛輪腕錶竟拍出破千萬台幣,甚至高出原始估價2~3倍,除機械結構很有看頭外,更顯見獨立製錶漸受慧眼獨具的頂尖藏家青睞。

HYT Skull Vita以透明管內的黑色液體顯示小時,創意十足!

Christophe Claret Xtrem 1系列以錶殼兩側磁鐵吸附鐵珠的方式顯示時分,是前所未見的錶壇創舉。

獨立製錶之所以如此大受歡迎,最主要還是因「跳脫框架」之設計概念使然。舉例來說,液體與磁場眾所皆知絕對是機械錶之頭號天敵,但HYT就偏偏以特殊的液體配合液壓原理做為顯時的媒介;而Christophe Claret之拿手絕活,則是以磁鐵吸附小鐵珠的原理來顯示時、分。強烈的違和感,讓人不多加關注也難!

MB&F HM7鈦金屬腕錶,其造型發想自創辦人Maximilian Busser妻子被水母螫傷的故事,以內外碟盤顯示時、分,中央則為陀飛輪裝置。

來自比利時的Ressence腕錶從機械結構、調整時間的機制,到顯時方式都有其獨到設計。

此外,無限創意也發揮在顯時方式上。來自比利時的Ressence目前由代理各式稀奇古怪機械藝術品與計時裝置的MB&F M.A.D. Gallery少量引進,機械結構完全顛覆傳統腕錶,錶鏡與面盤之間看似貼合、完全以特殊油質為介面,機芯則採磁力驅動系統且並未設置龍頭,以旋轉底蓋調校時間,在調整及走時模式下,除獨立時/分/秒針會自轉外,整個面盤同時會進行公轉,炫目十足!

Urwerk UR-210腕錶採用了品牌引以為傲的「魚雷」顯時方式。

而Urwerk同樣在顯時技術上下足苦工,招牌的魚雷Torpedo腕錶以三組類似骰子的方塊代表小時,並以逆跳指針指示分鐘,酷炫指數破錶,就連「鋼鐵人」小勞勃道尼都無法抵抗其魅力,曾多次佩戴公開亮相!

堅守傳統製錶工藝

獨立製錶界中有勇於創新的先鋒,當然也有奉傳統製錶工藝為圭臬的品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屬Philippe Dufour,雖然近幾年他並未在兩大錶展中設攤,卻是是獨立製錶協會(AHCI)地位最崇高的大師之一,即使以個人工作室型態接單經營,但他可是有親手打造大/小自鳴或雙擒縱系統等大複雜功能腕錶的深厚功力,即使是簡約的Simplicity小三針腕錶,其所有部件皆以最高規手工打磨製作,完美的細節處理在高倍放大鏡下便見真章!

Philippe Dufour已是獨立製錶領域大師級的人物,加上年產量稀少,作品自然身價不凡,即使是功能簡單的小三針Simplicity系列,身價至少都高達6、7百萬台幣。

Romain Gauthier的作品機芯夾板處理簡約卻不失細膩,打磨十分考究,微型自動盤可讓漂亮的機械結構盡收眼底。

同樣守護傳統不遺餘力的中生代大師,Romain Gauthier則積極參與Baselworld與SIHH兩大錶展,品牌年產量僅5、60只,除夠珍稀外,夾板則是以高級錶中較罕見的髮絲紋、鏡面、噴砂等簡約手法處理,但微觀下之手工卻細膩到令人瞠目結舌。此外,多數錶款搭載微型自動盤之設計亦見巧思,除為雙向自動上鍊外,其下方特地採用了獨家鏡面鍍膜、有效降低摩擦力,藉此改善傳統微型自動盤上鍊效率稍差的問題,在讓佩戴者盡覽機械律動之美外,亦毋須擔心腕錶動力不足,相信多數金字塔頂端的消費者都會認同Romain Gauthier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