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光環加持,名錶拍賣飆天價!

〔BASEL 2018〕經典復古款,不景氣最好的解藥
作者:特約撰稿 楊祁諶 圖片提供:富藝斯、安帝古倫、蘇富比
2018JUN.06 贊助

影歌巨星、皇室成員或富商巨賈等知名人物曾佩戴過的腕錶,往往都會成為拍賣會中的熱門標的,且幾乎不曾流標。除了吸引錶迷目光,就連粉絲也樂於砸下重金收藏,拍出驚人天價更是時有所聞。

近年來錶壇吹起名人腕錶的收藏熱潮,其中1796年於英國創立的富藝斯Phillips拍賣公司,早年專精於藝術品,這幾年才開始跨足鐘錶領域,但卻屢屢在名人藏錶拍賣成績上刷新記錄,引發藏家強烈關注。這些錶款除了是最佳形象廣告,能夠引發競標者強烈關注,更是「票房保證」,可謂一舉數得。過去兩年,富藝斯便曾以天價拍出「越南末代皇帝」、「保羅紐曼」以及「貓王」3只錶,總價超過7億台幣,令人咋舌。

富藝斯即將在2018年10月25日於紐約拍賣史提夫.麥昆的Rolex Submariner 5513潛水錶,目前估價未定。

最近富藝斯再度投下震撼彈,宣告將在今年10月25日於紐約舉辦的鐘錶拍賣會中,拍售一只曾屬於好萊塢已故動作巨星暨製片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1930-1980)的勞力士Rolex Submariner 5513潛水錶,此錶他本人曾親自佩戴,後來則贈予他的替身演員洛倫.雅內斯(Loren Janes,1931-2017),底蓋甚至大大地褒揚Loren是全球最棒的特技演員,並同時署名Steve,相信會再度引起勞迷、錶迷與影迷多方瘋狂競標,說不定有機會再度刷新同類型腕錶的高價記錄。

家喻戶曉的名人

好萊塢影星、國際知名歌星,甚至歷史課本上的人物,應該算是最家喻戶曉的名人了。由於知名度夠高,曾佩戴或擁有過的腕錶除了粉絲或錶迷亟欲競標,就連收藏家也會投以關注目光。目前全球最貴且最有名氣的一只腕錶,當屬好萊塢巨星保羅.紐曼(Paul Newman,1925-2008)所擁有的Rolex Daytona 6239 Paul Newman了,此錶於2017年5月26日拍出含傭1775萬2500美金(約5.3億台幣)天價,至今仍無錶能出其右。

保羅.紐曼的Rolex Daytona 6239 Paul Newman,含佣價為1775萬2500美金(約5.3億台幣)。

「Paul Newman」並非Rolex官方名號,而是因保羅.紐曼本人曾多次於公開場合佩戴這款面盤黑白對比強烈、且副錶盤具方形時標的Daytona手上鍊計時碼錶,久而久之這種配有「Exotic」面的Daytona便被勞迷暱稱為「保羅紐曼」。由於此款錶面僅在6、70年代間少量生產、十足珍稀罕見,一只「保羅紐曼」往往要價數百至上千萬台幣。

而去年拍出的這只「保羅紐曼的保羅紐曼」更是別具意義,因為它是保羅.紐曼生前的愛錶、也是唯一身後流入拍賣市場的一只,底蓋還鐫刻愛妻叮嚀身為賽車手的他小心駕駛的字句:「Drive Carefully Me」。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保羅.紐曼將之贈予女兒男友,經過3、40個寒暑,保羅.紐曼之女與男友依舊維持朋友關係,為了發揮愛心、挹注公益,兩人決定將錶捐出拍賣,在慈善用途及歷史意義的推波助瀾下,終於締造腕錶拍賣史上最佳成績。

貓王的Omega 18K白金小三針腕錶,含佣價為181萬2500瑞郎(約5488萬台幣)。

影星之錶身價不凡,歌星亦不遑多讓。2018年5月12日,富藝斯在日內瓦舉辦的拍賣會中出現了「貓王」(Elvis Presley,1935-1977)生前的歐米茄Omega 18K白金小三針腕錶,最初透過Tiffany銷售,所以面盤上印有Tiffany & Co.字樣,後來以含佣181萬2500瑞郎(約5488萬台幣)的價格成交,雖遠不及「保羅紐曼」驚人,但以同年代類似錶款頂多數十萬台幣的身價,這樣的成績也算是對「貓王」無窮魅力的肯定了!

丹尼爾.克雷格的Omega Seamaster Co-Axial同軸擒縱潛水錶,含佣價為21.5萬瑞郎(約650萬台幣)。

除了已故巨星,目前仍在世的明星愛錶也同樣擁有不錯的成績。2007年4月15日,安帝古倫Antiquorum在日內瓦的「Omegamania」Omega品牌專拍中售出一只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於《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拍攝過程中,曾實際佩戴的Seamaster Co-Axial同軸擒縱潛水錶,含佣價為21.5萬瑞郎(約650萬台幣)。此錶雖然已停產改款,但市面上仍不難找到,價格約在7、8萬台幣上下,但「龐德」戴過後卻翻漲數十倍,顯見James Bond粉絲對這劇中虛擬人物的熱愛程度。值得一提的是,拍品還完整保留了電影拍攝時的原始髒汙狀態,不知道買家捨不捨得把上頭的紅土洗乾淨?

愛因斯坦的浪琴金錶,含佣價為59.6萬美金(約1779萬台幣)。

印度國父甘地的Zenith懷錶連同私人物品,含佣價為209.6萬美金(約6258萬台幣)。

不僅明星光環能讓腕錶拍出天價,歷史課本上對科學或國家有特殊貢獻的偉人,他們生前的愛錶往往也是藏家們爭相競逐的標的。如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的浪琴Longines錶,同樣由安帝古倫於2008年在紐約拍出含佣59.6萬美金(約1779萬台幣);而印度國父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1869-1948)的Zenith懷錶,則連同他的私人物品缽盤、眼鏡及涼鞋等,在2009年也是由安帝古倫於紐約拍出含佣209.6萬美金(約6258萬台幣)。

特定領域的名人

有些公眾人物雖非人人皆知,但由於受到其粉絲欣賞,或是腕錶本身極具收藏價值,同樣能拍出好價。前述史上最貴腕錶是保羅.紐曼曾擁有的Daytona 6239 Paul Newman,而全世界最貴的懷錶則是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產於1930年代的大複雜懷錶,最近一次成交由蘇富比Sotheby’s在2014年11月11日於日內瓦拍出,含佣成交價是2323.7萬瑞郎(超過7億台幣)。

紐約銀行家Henry Graves的Patek Philippe大複雜功能懷錶,含佣價為2323.7萬瑞郎(約7億台幣)。

這只懷錶大有來頭,第一任錶主為紐約銀行家亨利.格雷夫斯(Henry Graves,1868-1953),他在1925年向百達翡麗要求訂製「全球最複雜」懷錶,由於它實在太精密了,擁有萬年曆、時間等式、鬧鈴、大小自鳴、追針計時碼錶等林林總總共24項功能以及正反雙面盤,因此原廠整整花了3年時間研發、5年組裝才得以完成此一鉅作,直至1933年才交貨。

沒想到包含亨利在內,接下來數任錶主只要一拿到懷錶便衰運連連,輕則破產或家人生病、重則連命都不保,因此「不祥之物」的謠言不脛而走、為此錶蒙上一層神祕面紗。無論傳說是否屬實,依舊無法撼動Henry Graves懷錶在錶壇舉足輕重的地位,它依舊是20世紀百達翡麗最受矚目、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帝」的Rolex 6062日月星腕錶,含佣價為506.6萬瑞郎(約1.5億台幣)。

若對亞洲近代史稍有研究,應該知道越南風流倜儻的末代皇帝「保大帝」(Bao Dai,1913-1997)。他曾擁有的Rolex 6062日月星腕錶,本身就是收藏市場中搶手的超稀有「夯」貨,黃袍加持下,富藝斯於2017年5月13日將之拍出含佣達506.6萬瑞郎(約1.5億台幣)的天價,創下當時腕錶全球拍賣記錄之最,後來才被同為富藝斯拍出的Rolex「保羅紐曼」,以及目前已知唯一的18K白金版Daytona 6265超越,因而屈居第三。

這只錶的故事頗為有趣,1954年春,當時還不知國家即將分裂、自己也將成為末代皇帝的保大帝,前往日內瓦參加一場與西方強權的非正式會面。會後閒暇來到當地著名的Rolex經銷商Chronometrie Philippe Beguin店內,一國之君提出的要求很簡單,他想得到品牌最稀有、最珍貴的一款錶。千挑萬選後,Rolex緊急從日內瓦近郊工廠送來這只黑面鑲鑽、十分別緻的6062日月星腕錶,終於讓保大帝龍心大悅、將之納入收藏。

2009年利曼賽車冠軍David Brabham的Rolex Daytona 116520計時碼錶,含佣價為6萬瑞郎(約182萬台幣)。

利曼賽車冠軍錶配件與證明文件齊全,且底蓋蝕刻官方字樣及獲獎年份,增添不少收藏價值。

由於長期贊助名聞遐邇的利曼24小時耐力賽(24 Heures Le-Mans),近期年度冠軍得主幾乎都會獲贈一只與賽車淵源頗深的Daytona計時碼錶。富藝斯於2018年5月12日出售了2009年利曼賽事冠軍David Brabham的愛錶──Daytona 116520黑面,連同親筆簽名賽車鞋、相關證明文件、盒子與保單等,含佣共賣得6萬瑞郎,大約是同型錶款的3倍之譜。值得注意的是,冠軍贈錶除盒子較大、且樣式與市售款稍有不同外,底蓋更特別蝕刻「利曼」專屬字樣與獲獎年份,對錶迷及車迷來說肯定意義非凡。

Rolex第三任已故總裁Patrick Heiniger的Daytona 16520計時碼錶,含佣價為3.5萬瑞郎(約105萬台幣)。

不鏽鋼Daytona一向是各路藏家最喜愛的錶款之一,就連Rolex在位達16年之久、第三任已故總裁Patrick Heiniger(1950-2013)也難以抗拒「鋼王」吸引力。富藝斯於2017年11月12日拍出「總裁」Daytona 16520,保單上還印有他本人的大名,不過可能是因為認識Patrick Heiniger者只侷限於資深錶迷或熱血勞迷,這只錶的含佣價竟意外非常「合理」,最終以3.5萬瑞郎(約105萬台幣)成交,大概只比同型腕錶高出50%左右。順帶一提,Patrick Heiniger在獲得這只16520後不久便將之轉贈友人,究竟他本人是否曾佩戴過此錶?或享有員購特別優惠價?就只能留待收藏家們想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