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製錶工藝,高級腕錶的另一選擇

未來的智慧之路,傳統腕錶品牌的因應之道
作者:特約撰稿 楊祁諶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8DEC.24 贊助

德國與瑞士同樣是鐘錶大國,但日耳曼民族製作的時計,在機械結構與風格上有著相當不同的呈現。其中朗格A. Lange & Söhne、格拉蘇蒂原創Glashütte Original、Nomos,以及近期才引進台灣的朗海涅Lang & Heyne,錶款裡濃郁的「德風」,讓人很難不一眼就認出它們的德國血統。

格拉蘇蒂(Glashütte)是個人口僅數千人的前東德小鎮,距薩克森自由州(Free State of Saxony)首府德勒斯登(Dresden)約30公里。而此地正是孕育德國製錶工藝的搖籃,也塑造了傳統德國錶的樣貌。

1830年,當代最出色的製錶師約翰.菲烈特里西.古特凱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因特別賞識當時年僅15歲的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因而收他為徒。師滿之後,朗格先生開始他的歐洲壯遊,足跡遍佈瑞士、英國與法國,在吸收豐富的知識與經驗後,於1845年12月7日創立自己的錶廠,也就是今天A. Lange & Söhne的前身。

朗格的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1815-1875)。

當時薩克森地區正值採礦業蕭條的時期,朗格先生在此成立工坊,不但提供就業機會,也讓志同道合的製錶師們進駐,在其工坊成立後不到20年,格拉蘇蒂鎮再度繁榮起來,成為德國製錶重鎮。1868年,朗格先生的兒子Richard Lange成為他的合夥人,自此公司也改名為A. Lange & Söhne(A.朗格與兒子們)。在這段時間裡,他們陸續為製造工序引進了公制系統,同時發明組裝較困難、但卻可增進機芯運作穩定性的四分之三夾板,不但帶領公司聲譽攀向高峰,更使得「德國製造」成了品質的絕佳保證。迄今,四分之三夾板仍是朗格及頂尖德國錶廠產品的重要特色之一。

Walter Lange(1924-2017)扮演了少主中興的角色,是德國近代製錶史中的靈魂人物。

此後百餘年,朗格的發展可說是一帆風順。但好景不常,二次世界大戰後的1948年,錶廠被前東德政權收歸國有。1990年兩德統一,朗格先生的後代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力圖重振家業,在1994年推出近代朗格最重要的四款作品。其中包含迄今仍為品牌最重要系列的Lange 1,此錶雖在2015年歷經一次小改款,但偏心式面盤、大日期視窗,以及機芯設計中的四分之三夾板、K金套筒、藍鋼螺絲及優雅的鵝頸式微調等德國錶重要元素樣樣不缺,即使推出已逾20多年,至今仍為錶迷津津樂道。

朗格Lange 1動力儲存月相腕錶。

有別於格拉蘇蒂鎮的其他品牌,現時朗格腕錶的機芯夾板皆採用名為「德國銀」(German silver)的特殊材質製作,雖謂之「銀」,但「德國銀」其實並不含銀,而是以5:2:2合成的銅、鋅、鎳合金,雖然光澤別緻,但柔軟的質地在組裝時卻特別容易磨損受傷。因此,朗格也採用業界極微少見的「二次組裝」工法,製錶師在第一次組裝時先測試機芯走時及複雜功能的運作,但並不裝入錶殼,待全部拆解再次檢查並進行細部打磨後,才進行完工前的第二次組裝,如此專注完美的態度,正是朗格最迷人的地方。

朗格的機芯採德國銀材質打造,散發有別於瑞士錶常見之鍍銠夾板的漂亮光澤。

朗格Zeitwerk跳字三問錶。跳字靈感來自創辦人F.A. Lange早期協助設置Dresden森帕歌劇院中的跳字鐘。三問功能有別於其他品牌,捨棄中間的報刻(每15分鐘)聲響,改採每10分鐘為單位。

朗格為歷峯集團(Richemont Group)旗下的德國鐘錶品牌,而斯沃琪瑞集團(Swatch Group)中同樣有創立於1990年代的Glashütte Original(GO)錶廠,兩者皆與1845年創立的朗格有著極深的淵源,故機芯設計上也擁有近似的元素。手上鍊的PanoReserve大日期動力儲存腕錶與自動上鍊的PanoMaticLuner大日期月相腕錶,算是GO最歷久不衰的經典款,機芯擁有德國錶典型的四分之三夾板、藍鋼螺絲、K金套筒外,同時也擁有品牌頗為獨到的設計元素。

Glashütte Original PanoReserve大日期動力儲存腕錶。

Glashütte Original PanoMaticLuner自動大日期月相腕錶。

其中,GO的大日期窗特別值得一提,其兩位數的阿拉伯數字顯示完全平整,且中間並無橫槓,與朗格兩片式高低落差的設計極為不同。機芯上可見兩組鵝頸式微調,其一用來微調走時快慢、另一組則是調整擺輪的大小擺(偏振)之用,是錶壇少見的設計,搭配橋板上細膩的手工刻花,更覺美侖美奐。此外,對比朗格錶款幾乎皆以貴金屬材質打造,GO的產品則多有不鏽鋼款式可供選擇,價格自是相對較為平易近人些。

平整的大日期視窗是GO面盤的獨門絕活。

GO部分機芯採雙鵝頸式微調,是很少見的設計。

Glashütte Original Senator Cosmopolite議員世界時間腕錶是品牌近期的代表作,備有不鏽鋼款,可讓錶迷以更實惠的功能享受德國工藝及複雜功能。

同樣於1990年代復廠的Nomos,有別於朗格與GO典雅穩重的形象,而是以較為年輕活潑的設計見長,價位帶又更為親民,是入手德國錶的最佳敲門磚。Nomos採用極簡的「包浩斯」設計風格,旗下擁有Tangente、Metro、Ahoi及Club等十幾個系列,錶面均為清爽的兩針或小三針設計,頂多再附上動力儲存功能。

Nomos Aqua系列自動上鍊腕錶,面盤配置簡潔,用色卻大膽活潑。

想要在面盤印上代表德國錶榮耀的Glashütte字樣,腕錶至少要有50%以上的零件在格拉蘇蒂當地生產。也因此,Nomos近年捨棄早期廣泛使用的ETA通用機芯,改採自家研發的DUW(Deutsche Uhrenwerke NOMOS Glashütte)系列機芯,部分款式甚至連精密的游絲也自行生產,讓自製零件的比例高達95%以上,也讓其德製血統更為純正。

Nomos DUW3001自動上鍊機芯,厚度僅3.2mm十分纖薄,搭載品牌自製擒縱系統。

產地雖不在格拉蘇蒂鎮,但同樣也來自薩克森州,錶廠位於德勒斯登的朗海涅Lang & Heyne為一新興錶廠,12月中甫由瑞博品公司引進台灣,同樣也非常值得關注。它於2001年由Marco Lang與出身製錶世家的天才製錶師Mirko Heyne共同創立,雖僅十餘年歷史,作品卻流露濃厚的古典德國錶韻味。

Lang & Heyne Friedrich II不鏽鋼雙內崁搪瓷漆面錶盤小三針腕錶。

雖是品牌較入門的款式,但機芯做工依舊十分精美。

朗海涅錶款多以德國皇帝的名字命名,多數款式皆備有晶瑩剔透的大明火琺瑯面盤、德系錶慣用的四分之三夾板、K金套桶、鵝頸式微調、蓮花擺輪、藍鋼螺絲,但光這樣或許還無法說服錶迷買單,品牌甚至特別「加碼」獨有的鑽石擺輪軸承、能增進機芯運作穩定性的鬍鬚式擒縱叉與仿鎏金的復古噴沙金色夾板,據資深鐘錶評論家曾士昕先生表示,這些都是古董懷錶才有的設計,能出現在近代腕錶上非常難能可貴!

Augustua I腕錶搭載Lang & Heyne獨家日期紀念日功能,可客製化記憶12組親朋好友姓名之生日或紀念日,面盤可顯示被記錄者的生日、當年度年齡等資訊,另附年曆功能。全錶由340枚以上零件組成。

此外,朗海涅堅持採用與朗格類似的「二次組裝」工序,機芯無論打磨及整體視覺質感皆十分到位,重視工藝的玩家肯定很難抗拒其魅力。但因工廠規模迷你、總共不到20名員工,加上款款精雕細琢,全線產品年產量僅50餘只,且下單後至少得等上6~12個月才能到貨,也足見其產品的精緻珍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