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血統頂尖製錶,亞諾錶重新引進台灣

英倫血統頂尖製錶,亞諾錶重新引進台灣
作者:特約撰稿 楊祁諶 圖片提供:亞諾錶
2019Jan.15 贊助

闊別台灣市場好一段時日的頂級製錶品牌亞諾錶Arnold & Son,終於在2018年底由瑞德利公司重新代理引進。雖然對台灣錶迷來說大都對亞諾錶略感陌生,但它在製錶史上曾佔有重要一席之地,背後有著不少精采故事。

亞諾錶的創辦人John Arnold生於英格蘭西南方康納爾郡(Cornwall),其父親與叔叔分別為製錶師與槍匠,耳濡目染下對金屬及精密工藝產生濃厚興趣,後來成為鐘錶學徒。1762年,John Arnold在倫敦開設製錶工坊,因成功修復一只知名鐘錶行家所擁有的複雜問錶而聲名大噪;1764年,他向英皇喬治三世展示一枚僅戒指大小的半刻問表(Half-quarter repeater),更是讓他爐火純青的手藝大受肯定,這也正是亞諾錶品牌的開端。

Arnold & Son品牌創辦人John Arnold(1736-1799)。

1770年Arnold & Son推出品牌第一款航海天文鐘(Marine Chronometer),品質卓越且無比準確,因而獲得當時英國官方經度協會(Board of Longitude)頒發200英鎊鉅額獎金。18世紀英國正處於積極擴張海外領土的時期,於此時空背景下,由於Arnold & Son所製作的航海天文鐘特別精準,能夠與六分儀交互應用,在還沒有GPS等現代先進導航設施的年代,協助船隻於茫茫大海中精準定位,因此被大量裝配在商船上,後來甚至成為英國皇家海軍的制式裝備。少數Arnold & Son的航海天文鐘持續服役到20世紀初才逐漸被淘汰,顯見其無庸置疑的耐用性。

John Arnold於1778~1779年間製造的第12號航海天文鐘,現為大英博物館館藏。

除了這些動人篇章,John Arnold與寶璣Breguet品牌的創辦人Abraham-Louis Breguet私交甚篤,兩人不但互相切磋製錶功夫,John Arnold更曾將兒子John Roger Arnold送到寶璣大師麾下當了兩年學徒。在John Arnold逝世後,寶璣大師為紀念好友,便將他發明的第一套陀飛輪(Tourbillon)擒縱裝置裝配到John Arnold早期的一只懷錶作品上,並贈送給John Roger Arnold,兩位大師惺惺相惜之情即使歷經百年歲月,迄今仍是一段不容忘懷的錶壇佳話。

寶璣大師發明的第一套陀飛輪擒縱裝置,被裝置在John Arnold的No.11機芯上,目前這只銀質天文台懷錶於大英博物館中珍藏。

與寶璣等古老知名錶廠相同,Arnold & Son也曾消失在歷史洪流中長達百餘年,直到1995年,這個創立於1794年的悠久品牌才在瑞士製錶重鎮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復廠。經過10餘年努力,亞諾錶終於再度擦亮昔日金字招牌,於2010年成為一家全方位的頂尖製錶廠,達成所有腕錶機芯皆百分之百自製的目標。現今,亞諾錶仍承襲當代兩個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先設計機芯、再打造錶殼,也就是說每款腕錶的機芯都獨一無二;此外,品牌每年至少會推出兩枚全新機芯,從設計、零件製造到最後組裝皆不假他人之手。

機芯細部打磨與組裝,仰賴經驗豐富的製錶師以手工進行。

亞諾錶瑞士總部行銷副總François Picci表示,品牌至今對製錶仍有多項堅持,為的就是維護極富詩意的古典美學。例如,品牌七成以上錶款採手上鍊設計,以免打磨精美的零件及機芯夾板被自動盤遮蔽。不僅如此,錶殼部分亦具巧思,底蓋和錶圈為雙階式設計,從側面細細品味還能發現多道層次,無論加工技術或視覺美感都較同級品牌略勝一籌。更值得一提的是,Royal系列的錶耳甚至採用了罕見的兩片式拼接設計,未來打磨拋光便於整片拆下處理,雖然工序及成本微幅增加,但卻可確保腕錶未來的維修便利性與永保如新。

亞諾錶有古典也有現代的一面,錶廠採用電腦CNC車床,能更精密、快速地打造機芯夾板與零件。

2018年,欣逢John Arnold打造出極具歷史意義的天文台精密時計36號滿240週年,因此順勢推出全球限量28只的皇家系列36號天文台陀飛輪腕錶以咨紀念,是首波在台上市錶款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款。它搭載品牌自製A&S 8600手上鍊機芯,視覺上強調亞諾錶最引以為傲的通透及左右對稱感,夾板為三角形且採用5N玫瑰金噴砂處理,與早期懷錶慣用的「鎏金」技法頗有異曲同工之妙;面盤上半部的雙發條盒以雷射蝕刻技術處理,滿鍊時可提供90小時源源不絕的動力,下半部左右則分別配置小秒針及精巧的陀飛輪裝置。

皇家系列36號天文台陀飛輪腕錶,限量28只。

同樣強調對稱與通透之美,儀錶系列的金字塔腕錶也很值得關注。錶面及底蓋皆採透明藍寶石水晶玻璃製作,機芯所有的夾板、輪系彷若懸浮其中,面盤中間由時、分指示盤與擺輪擒縱裝置一分為二,兩側則是相互對應的兩組動力儲存指示與齒輪。這款錶的設計靈感來自一座19世紀製造的英國座鐘,將其鏤空與對稱概念,以現代手法發揮得淋漓盡致。

儀錶系列金字塔腕錶黑色限量版。

至於第三款值得關注的新作,則是同為儀錶系列的DSTB錶盤跳秒腕錶,以早期的航海天文鐘與Arnold家族的一項傳統工藝為設計發想,搭載A&S 6003自動上鍊機芯,雖面盤未採鏤空結構,但是左上方的「大」秒針、其下之藍寶石水晶刻度盤與繁複的跳秒機構,完全架高、懸空於錶面之上,輔以非連續走動、而如同石英錶般每秒一跳的指針,營造出豐富又別出心裁的視覺焦點。

儀錶系列DSTB錶盤跳秒腕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