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L 2018〕經典復古款,不景氣最好的解藥

〔BASEL 2018〕經典復古款,不景氣最好的解藥
作者:特約主編 李維成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8APR.26 贊助

以時尚的角度來看,曾經流行的元素,十之八九都會在日後以復古的名義再度流行。雖然鐘錶界並沒有太明顯的流行趨勢,但基於人類總會緬懷過往,經典復古的款式,通常都是票房保證。

許多鐘錶品牌都有一段不算短的歷史,有著龐大的過往錶款資料庫,因此若適時地翻翻過去的資料庫,看看之前曾經推出過的錶款,幾乎都能帶給製錶師一些靈感,用來發揮出全新的經典復古款式。

經典復古款式和復刻款有著些許的差別。一般來說,復刻錶款較強調原汁原味,因此與原始錶款更動的部分會較少。而所謂的經典復古款式,則大多會強調納入現代元素、符合現代人喜好,著重於錶款味道的傳承。不過實際上,每個品牌對待復刻與經典復古的手法都不太一樣,這中間還是要看品牌如何去詮釋。但不論是哪一種,這類的錶款在市場上都很受歡迎,若再加上限量,基本上銷售數字都會很不錯。

也因此,在不景氣的時候,經典復古的錶款往往就成為各品牌扭轉劣勢的最佳法寶。歷史較為悠久的品牌,自然是有源源不絕的復刻款式可以推陳出新;但相對歷史較短的品牌,也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參考過往經典元素,再融合自身品牌的特性,推出一系列經典復古的錶款來搶生意。

經典之所以為經典,就在於其所擁有實用且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元素。因此對於消費者來說,等於市場上多了許多實戴型的錶款,其實同樣也是項利多,不僅外型上經久耐看,功能上也不致於太過高調。

空中悍將

在眾多經典復古的錶款當中,飛行錶款受歡迎的程度相當高,這是因為飛行錶的識別性高,面盤特色明顯,佩戴上更能突顯個性。許多鐘錶品牌都曾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有些還會被委任製作空軍佩戴的飛行錶,這些與空軍關係密切的品牌,自然也會有不少經典的飛行錶值得回味。

Breitling Navitimer 8 B01計時碼錶。

今年最具話題性的飛行錶,當屬百年靈Breitling的Navitimer 8航空計時腕錶系列了。許多人第一眼看到這個系列,都覺得它非常沒有百年靈一貫的飛行錶風格,也就是少了最著名的飛行滑尺。然而這卻是百年靈新任執行長喬治.科恩(Georges Kern)的得意之作,該系列名字中的「8」是向成立於1938年的「Huit航空部」的致敬。

Navitimer 8系列一共有5個款式,包括搭載百年靈01自製機芯的Navitimer 8 B01計時碼錶、搭載百年靈B35自製機芯的Navitimer 8 Unitime世界時區腕錶、Navitimer 8 Chronograph計時碼錶、Navitimer 8 Day & Date日期星期腕錶和Navitimer 8 Automatic自動腕錶。前三款尺寸為43mm,後兩款尺寸則為41mm。其實除了沒有飛行滑尺之外,整只錶設計的元素仍是圍繞著百年靈特有的品牌精神,是款相當耐看的飛行錶。

Bell & Ross Heritage BR V2-92自動腕錶。

而同樣以飛行錶聞名的柏萊士Bell & Ross,雖然品牌歷史不算久,但所推出的飛行錶都很有味道。Bell & Ross的方形飛行錶早已深深烙印在錶迷心中,但品牌也是有圓形的飛行錶,今年的Heritage懷舊經典系列,就以BR Vintage圓形錶殼呈現,一共推出兩款,分別是BR V2-92 Steel Heritage自動腕錶和BR V2-94 Steel Heritage計時碼錶,都非常有復古的氛圍。

Graham Chronofighter Vintage計時碼錶。

Hamilton Khaki Pilot Auto Day Date腕錶。

同樣和空軍很有淵源的Graham和Hamilton,今年也都有復古的飛行錶款推出。英國代表Graham Chronofighter Vintage此次一共推出三種顏色的面盤,分別為銀色、卡其綠色和黑色,搭配手工縫製的駝色、深棕色或黑色小牛皮錶帶,44mm的錶殼以及大拇指啟動的觸發器,非常有品牌特色。而美國代表Hamilton Khaki Pilot Auto Day Date腕錶是為慶祝品牌航空計時百年紀念,這款腕錶搭載動力儲存長達80小時的H-40自動上鍊機芯,面盤仿似復古飛機上的指針式駕駛艙儀表,深棕色PVD塗層精鋼款搭配白蘭地棕色皮革錶帶,古韻十足。

Zenith Pilot Type 20 Chronograph Ton Up計時碼錶。

而另一款非常有特色的飛行錶,來自真力時Zenith,但有趣的是這款Pilot Type 20 Chronograph Ton Up雖然是飛行錶,卻是用來向老式改裝摩托車騎士、也就是所謂Ton Up男孩致敬。這款腕錶今年推出了全黑的款式,45mm錶殼配上大型洋蔥式錶冠,都是非常經典的飛行錶元素。

深海潛將

除了遨遊空中,人類對於深海的探索也是不遺餘力。潛水錶同樣和軍事有著極大的淵源,但今年推出的經典復古潛水錶,都和海軍沒什麼關係,強調的是品牌製作潛水錶的歷史。

Seiko Prospex 1968年自動機芯潛水錶復刻限量款。

Seiko Prospex 1978年石英飽和潛水錶復刻限量款。

來自日本的Seiko對於潛水錶的研發一直有其獨到之處,1968年發表了日本第一只高振頻潛水錶,之後又在1978年發表了全世界第一只石英飽合潛水錶,而今年分別是兩者的50及40週年。也因此,Seiko推出全新的Prospex錶款,向這兩款歷史潛水錶致敬。1968年自動機芯潛水錶復刻限量款與原款有著一樣的錶殼結構,但復刻款可用於飽合潛水,原款僅適用於空氣潛水。1978年石英飽和潛水錶復刻限量款就是著名的「鮪魚罐頭」造型,錶殼結構與錶盤佈局皆忠於原款,但防水增強到1000米,外部錶殼材質採用硬度為不鏽鋼7倍的氧化鋯陶瓷,更加強悍耐用。

Longines Legend Diver腕錶。

Oris Divers Sixty-Five腕錶。

今年浪琴表Longines也將1960年代的潛水錶做了重新演繹,復刻了原款的拱型錶鏡及雙向旋轉內錶圈,由此可令人聯想到當時面對技術的限制,是款非常有味道的復古潛水錶。但這款Legend Diver腕錶將錶鏡換成藍寶石水晶,並加入黑色PVD塗層和旋入式錶冠及錶背,令防水能力來到300米。同樣很有味道的還有Oris的Divers Sixty-Five,這款腕錶復刻自品牌1965年代的產品,較小的40mm錶徑、微凸的拱型錶鏡,都是很經典的配置。而今年Oris竟然將這款腕錶錶圈外緣鋸齒環改成青銅材質,有別於品牌原有的青銅潛水錶,這樣的配色相當耐看,而且待青銅外緣用久變色後,會更有復古味。

Breitling Superocean Heritage II B20自動腕錶。

百年靈今年也為其經典的Superocean Heritage II錶款推出了全新的44mm錶徑的款式,備有Superocean Heritage II B01計時碼錶、Superocean Heritage II Chronograph計時碼錶及Superocean Heritage II B20自動腕錶三種錶款,後兩款備有18K玫瑰金的半金款式,非常吸睛。

拱型錶鏡

上一段經典復古潛水錶中,就有兩只配有拱型錶鏡。拱型錶鏡是復古錶款一大重要元素,它其實是鐘錶發展史上,因為材質上的進步而被取代掉的產物。當年在藍寶石水晶鏡面還沒被開發用於腕錶上時,腕錶的鏡面一般都是以壓克力材質為主,這種材質硬度雖不高較不耐刮,但卻很耐撞,所以可以做成當時流行的拱型錶鏡,具有放大的視覺效果,也讓腕錶更添美感。

然而當藍寶石水晶鏡面成為腕錶的主流後,雖然材質硬度變硬非常耐刮,但一來藍寶石水晶的製作技術還不算成熟,很難把它切割成拱型錶鏡的形狀,二來藍寶石水晶不太耐撞,而凸出的拱型錶鏡受撞擊的機率較大,因此逐漸淡出市場。

但近來藍寶石水晶的製作和切割技術大幅精進,製作出拱型的藍寶石水晶錶鏡已經是可以辦到的事(雖然仍不容易),許多品牌在推出復刻錶款時,就把這樣的元素加進去。有些品牌會換用藍寶石水晶的拱型錶鏡,但有些品牌選擇忠於原味,順便連壓克力錶鏡一併復古回來,算是各有千秋。

Glashütte Original Sixties(右)和Sixties Panorama Date(左)腕錶唯美綠色版。

拱型錶鏡的透視感十足,所以可以在錶盤顏色上有些變化,讓視覺呈現更為豐富。比方說格拉蘇蒂原創Glashütte Original今年的唯美綠色版時尚復古新作Sixties和Sixties Panorama Date腕錶,就美的讓人驚豔!那耀眼迷人的復古綠色錶盤,以獨特的漸變效果展現色彩明暗變化,從中心的淺色到錶盤圓弧邊緣逐漸加深,現場看到實錶真的相當震撼。

Mido Commander Shade香榭系列光影腕錶。

美度表Mido今年歡慶品牌100週年,也推出一系列紀念錶款,其中Commander Shade香榭系列光影腕錶便使用了拱型錶鏡,用以紀念1959年品牌推出第一只Commander香榭系列腕錶,而其渲染漸層的太陽放射飾紋面盤,則取材自1979年的款式。兩者的結合營造出難以抗拒的神祕美感。

Omega海馬1948限量腕錶。

Tissot Heritage 2018腕錶。

今年也是歐米茄Omega推出海馬Seamaster系列的70週年,1948年面世的海馬腕錶是Omega首個腕錶系列,它以軍用腕錶作設計藍本,並加裝獨創的O形防水膠圈,防水性能更佳。今年推出的兩款海馬1948限量腕錶,重現當年的經典,唯內裡搭載最先進的同軸機芯。天梭表Tissot今年推出的Heritage 2018腕錶,則取材自品牌1943年的錶款,但將當年的27mm錶徑放大至現今接受度最高的42mm男錶尺寸。拱型錶鏡搭配垂直拉絲錶盤,在復古中帶有一絲時尚的況味。

致敬歷史

每個品牌在其歷史上,或多或少都有值得紀念的時刻,今年同樣也有不少向歷史致敬的錶款,除了上述的許多錶款之外,還有更多值得一提的錶款。

Jaquet Droz大秒針「Tribute」腕錶。

今年是雅克德羅Jaquet Droz創立280週年,品牌最著名的「8」字形圖案,早已成為最經典的美學設計,而做為紀念的大秒針「Tribute」腕錶,同樣使用了這樣簡潔素雅的設計,將最初設計完整保留。生動的「8」字形圖案,搭配完全均勻象牙色大明火琺瑯面盤,製作難度極高,限量88只,同樣是向這「8」字形圖案致敬。

Rado Tradition 1965復刻版自動腕錶。

現今傳統腕錶市場中較少見到的方形腕錶,今年也有復刻的款式。雷達表Rado新推出的Tradition 1965復刻版自動腕錶,顧名思義就是取材自1965年的方形腕錶設計,但卻用現代的材質重新詮釋。這充滿幾何線條的風格,即便現在來看都覺得十分搶眼,Tradition 1965復刻版超大型自動腕錶採用了PVD塗層的鈦金屬材質,因此即便錶殼相形較大,但重量卻十分適宜,成功地將傳統經典和現代科技相糅合。

Tag Heuer Monaco Gulf特別版。

另一有名的方形腕錶當屬泰格豪雅Tag Heuer的Monaco系列,品牌今年推出了Monaco Gulf特別版,採用了Gulf這間石油公司著名的「賽車」色彩,讓人聯想到其贊助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於1971年主演電影《極速狂飆》(Le Mans)中,駕駛舉世聞名的Porsche Gulf 917K時,堅持戴著它不離身的Monaco腕錶。當然,這只充滿賽車氣息的錶款,也加入了現代的元素,包括換上藍寶石水晶鏡面和後底蓋,更符合現代人的喜好。

Chopard Mille Miglia 2018 Race Edition競賽特別版腕錶。

同樣與賽車有著歷史淵源,蕭邦Chopard於1988年和世界著名的古董車賽Mille Miglia成為合作伙伴,至今已經30年了。為了紀念這長久的合作,品牌推出一款Mille Miglia 2018 Race Edition競賽特別版腕錶,它擁有經典賽車錶的風貌,18K玫瑰金及不鏽鋼雙色搭配飾有瓶塞紋的炭灰色錶盤,傳遞出一種動靜皆宜、融合古典與現代的美感。

Tudor 1926系列腕錶。

或許是想要搶進經典紳仕風格(或亞洲人)的市場,帝舵表Tudor今年推出了從未見過的全新1926系列錶款,並請來亞洲天王周杰倫當代言人,進軍華人市場的意味非常濃厚。這個系列的命名由來是紀念品牌創辦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於1926年註冊了「The Tudor」商標,全系列搭載自動上鍊機芯,並在錶面有著經典的「ROTOR SELF-WINDING」標記。此系列共有及28、36、39及41mm四種尺寸,男女皆宜,有不鏽鋼和半金款式可供選擇。

Hublot Classic Fusion Berluti Scritto計時碼錶,King Gold材質搭配勃艮地紅皮革錶款。

Hublot Classic Fusion Berluti Scritto計時碼錶,鈦金屬材質搭配地中海藍皮革錶款。

然而就算沒有任何歷史關連,也不用特別提到向什麼年代致敬,只要善用材質和設計,就可製作出一眼就覺得復古意味濃厚的錶款。宇舶Hublot和Berluti今年再度合作,推出經典融合(Classic Fusion)系列Berluti Scritto計時碼錶,以King Gold材質搭配勃艮地紅皮革,以及以鈦金屬材質搭配地中海藍皮革,兩種配色都呈現復古典雅的氛圍,令人愛不釋手。這錶款的難處在於要把皮革密封於錶殼中,以避免接觸空氣產生氧化變色。

Calvin Klein Achieve成就系列腕錶。

而Calvin Klein也是個特別的例子,全新的Achieve成就系列腕錶,使用了復古韻味十足的枕形錶殼與圓形鏡面搭配,雖然有著經典元素的外形,但卻賦予它現代化的色彩。黑、白、藍、黃、棕、橘,各種高飽和色彩彼此撞色拼接,視覺感十分強烈,為這復古外形添上時尚流行元素,也是一種另類的古今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