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L 2018〕最冷清的錶展,會是錶界最大的危機?

〔BASEL 2018〕最冷清的錶展,會是錶界最大的危機?
作者/攝影:特約主編 李維成 圖片提供: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博覽會
2018APR.26 贊助

今年Baselworld巴塞爾錶展從一開展起,就陸續有媒體報導其冷清的狀況,這樣的情形,會是對景氣不好最直接的反應嗎?其實並不全然。

嚴格來說,我們並不是到了巴塞爾錶展現場,才發現今年出現較為冷清的狀況。對敏感一點的人來說,從錶展主辦單位公布今年的展覽天數,硬是從往年的8天減少成為今年的6天,就多少嗅出了些端倪。

開展首天的人潮其實還算多,但比起往年仍感覺得出已沒那麼擁擠。

展覽天數減少,意味著參展的品牌已不若以往來得多,主辦單位自然需要依照實際的情況考慮可能來錶展的人數,這中間包括品牌方的工作人員、媒體、採購主以及參觀民眾,與所有協力單位溝通協調,以訂定出最合適的展覽天數。

勞力士展間前的人潮總是絡繹不絕。

也就是說,主辦單位事先已預期今年來到錶展的人數會大幅縮減,不然不會冒然縮減展覽天數,因為這可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大事。因此,主辦單位是經過計算,估計6天應該足夠消化,因此才做出縮減天數的措施。

百達翡麗展間是醒目的焦點。

除了展覽天數的變化,主辦單位也一併公布了展場空間的變化。今年只剩下3個展館共6個樓層,連最大的一號主展館Hall 1也從之前的3樓縮減為2樓,相比多達6個展館的全盛時期,真的不可同日而語。這意味著參展的品牌數也會大為縮減,果然今年錶展只有約600多個品牌,與去年相比只剩下一半左右,更不到全盛時期2000多個品牌的三分之一。

主館2樓獨立製錶師品牌區域。

雖然心裡已經打了預防針,但心中的不踏實感卻沒少過,不知道今年的錶展到底會變成什麼情況?

Omega展間前的空地是Swatch廣場,今年寶璣的全球記者會就辦在此。

照慣例,錶展開展的前一天,展場內就已經會有幾場記者會發表,世界各國的媒體搶先在此齊聚一堂,為接下來的錶展行程「暖身」。而今年當我們踏會展場中參加記者會時,就能夠明顯感受到現場的媒體數較往年少。尤其在記者會後,不少媒體會趁著開展前人潮還沒那麼多的時候,上下走一遍主展館,拍拍各品牌展間的外景,今年我們也同樣覺得一起拍照的「同伴」們沒那麼多了。

Citizen展間前的人潮每天都相當多。

Citizen展間中這個用數萬片機芯主板布置成的「光即時」藝術裝置,是許多人喜愛的拍照景點。

開展當天,果然如我們預期的,人潮已較往年少了些,當然仍稱得上熱絡,不過對來過錶展多次的媒體來說,還是可以明顯感受到差異。好處是不用排那麼久的隊進場,速行的節奏不致於在進場時被中斷。而最驚訝的是,以往錶展現場入口處會有好幾位派報女郎發送著當日最新的錶展新聞報,今年也沒了!這部分不少品牌朋友聊到時都覺得略感不滿,看在我們媒體的眼中,多少也擔心巴塞爾錶展是不是真的要沒落了?

時代在變,錶展的意義也在變

探究一下巴塞爾錶展的歷史,從1917年的第一屆瑞士展業博覽會開始算起,去年剛滿100週年,今年則正式邁入新的世紀。雖然說這幾年鐘錶市場普遍不景氣,巴塞爾錶展的規模早已不如全盛時期那麼輝煌,但對比今年與去年中間巨大的變化,感覺這一切來得太過突然。

寶格麗展間外型以Serpenti腕錶的蛇形為靈感。

有不少媒體將巴塞爾錶展的冷清,歸咎於連年來的景氣寒冬。的確,這一波景氣持續低迷,確實令人擔憂,甚至較10年前金融海嘯時帶來的衝擊都還要大上許多。即便巴塞爾錶展是一年一度的鐘錶盛事,但來這參展的花費非常高。除了主辦單位的租金並不便宜之外,精緻的展間興建和拆除都是龐大的成本,更不用說錶展期間Basel當地的食宿業者往往會聯合起來大漲價,這些都讓不少品牌略有微詞。景氣好時還可以說有錢大家賺,但景氣差時就會開始思考這筆費用是否有更合適的用途,這很正常。

今年是Jaquet Droz品牌280週年,中間的「8」以其錶盤著名的「8」字形圖案取代,饒富趣味。

因此,今年巴塞爾錶展的冷清,除了因為景氣之外,其實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時代的轉變。數位時代來臨,線上環境發達,即便像鐘錶如此傳統的產業,也開始思考更多可能性。巴塞爾錶展最初的意義,除了發表新品之外,更在於交易。不只是鐘錶業界上下游之間的交易,還包括來自全世界的錶店、經銷商一起匯集,一次訂足整年度的新錶。然而在全世界移動愈來愈快速的現在,許多品牌選擇直接到世界各地舉辦road show,還可以方便近距離瞭解市場。

Gucci是少數還留在巴塞爾錶展中時尚品牌之一。

不可否認的,巴塞爾錶展的實質意義已經在轉變,「重質不重量」是目前主辦單位的方向與方針。因此針對是否降低租金一事,主辦單位在閉幕式中回應是否定的,因為租金是篩選過濾品牌的關鍵,他們希望維持巴塞爾錶展品質水準。同時因應數位化的趨勢,巴塞爾錶展也做了非常大幅度的調整,像取消傳統派報女郎一事,主辦單位解釋道,「我們轉為寄發電子報,而今年訂閱電子報的人數較往年都來得高!」

Garnd Seiko獨立成一個品牌後,也有了屬於自己的展間。

就我們來看,天數縮減、展館變少,讓錶展變得更精緻化,這些都沒有問題。而真正的問題在於人氣!巴塞爾錶展的實質意義或許不在,但它的象徵意義卻有必要維持──這是一年一度最大的鐘錶盛事,它是全球錶迷的目光焦點。如何讓各品牌甚至媒體、民眾感受到來展覽是件值得且必須共襄盛舉的事,才是主辦單位要思考的。當然數位化和全球化是個考驗,許多做法勢必有所調整,而這也是考驗這個傳統產業的時刻,如何抓住並順應這「千禧世代」的浪潮,會是鐘錶業界所有人的功課。

全球記者會的絕佳場所

其實這幾年來,許多品牌已習慣將巴塞爾錶展當成全球記者會的發布現場。一來全球鐘錶線的媒體(即便已逐年減少)都會齊聚一堂,趁著地利之便通常也都會順道參與報導,比起自行舉辦來說是方便許多。即便沒有在現場舉辦記者會,只要是在錶展期間宣布重大消息,往往也都會有不錯的曝光度。

寶格麗全球記者會請來了品牌代言人舒淇以及美國女星Laura Harrier。

比方說帝舵Tudor今年在錶展前一天宣布最新全球代言人周杰倫,就造成不少的轟動,當我們踏進展場時來到帝舵的展間前,就立刻看到周杰倫的巨幅海報,對華人媒體來說討論度非常高。除此之外,百年靈Breitling也同樣在錶展開幕當天,宣布全球電影四大巨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亞當.崔佛(Adam Driver)與吳彥祖(Daniel Wu)將擔任百年靈電影行動隊(Cinema Squads)的重大消息,也揭示百年靈將會與電影世界有更多合作的可能。

Zenith的贈錶儀式全球記者會現場。

Hublot將足球賽搬來錶展現場,造成不小的轟動。

錶展現場的記者會,大多集中在開展前一天。包括寶格麗Bulgari的全球記者會,請來了品牌代言人舒淇以及美國女星Laura Harrier,之後真力時Zenith也接著舉辦了贈錶儀式的全球記者會。而到了傍晚宇舶錶Hublot更放大絕舉辦了一場「世足」明星賽,還請來了品牌大使牙買加短跑名將尤山波特(Usain Bolt),對戰阿根廷球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為即將來臨的2018世足賽暖身。

今年是Citizen品牌成立100週年,也是在Bulova加入後成為Citizen集團的第一年,品牌特地於晚上舉辦晚宴。

除了代言人和介紹新錶款,巴塞爾錶展也是宣布贊助異業合作的好時機。像是寶璣Breguet錶與海洋保護基金會(Race for Water Foundation)於錶展上發表全新合作關係,寶璣總裁Marc A. Hayek親臨錶展現在,在Swatch Group廣場為此次特展掀開序幕,雙方將共同推進2017~2021年奧德賽(Odyssey)航行旅程,履行重要的海洋使命。

位在Tag Heuer展間外的中國首台月球車「玉兔號」和大型低溫液體運載火箭「長征五號」。

記者會現場,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NAOC)研究員兼嫦娥工程地面應用系統副主任設計師左維講解這個計畫內容。

有海上也有天上。今年一進到主展館就看到右手邊泰格豪雅Tag Heuer的展間前方,放置著中國首台月球車「玉兔號」和大型低溫液體運載火箭「長征五號」,非常吸睛。而泰格豪雅也在此舉行一場以航太為主題的科學展覽,向全世界介紹中國航太工業的卓越成績,並預計於2019年執行嫦娥五號任務,完成登陸月球表面和樣品採集。

巴塞爾錶展的未來

由於今年錶展現場與往年相比較為冷清,許多大品牌如Hermes、Dior、Fendi相繼出走,讓主展館二樓更顯奚落,加上某些品牌傳出明年也將退出巴塞爾錶展,令鐘錶業人士都不禁擔心起錶展的未來。

百年靈展間上著名的水族箱,今年已被LED螢幕取代。

但事實上,那些傳出明年要退出錶展的品牌,在經過我們實際詢問後,不是表示尚未決定,就是笑說此乃子虛烏有之事。比方說百年靈新任執行長喬治.科恩(Georges Kern)在上任後動作不斷,今年的百年靈展間沒了以往的巨大水族箱,每年錶展期間被視為傳統的百年靈派對也取消了。至於明年要不要來錶展,這位新任執行長也沒說得那麼絕,雖然今年全球road show的成果讓他感到滿意,但也因此聽到了各地的聲音,在決策上也不再那麼強硬,所以百年靈並沒有確定明年不來。

主館2樓的人潮相對1樓就少了許多,且愈到展覽尾聲感覺愈明顯。

其他品牌則表示與巴塞爾錶展主辦單位的新合約才剛簽,短時間內應該是會繼續留在錶展。事實上,當展覽快結束時我們聽到一個傳聞,這座巴塞爾展覽會議中心一整年都沒有接其他的展覽活動,因此各品牌的展間在展覽結束後不用拆除,可以放到明年再次整理使用。少了每年興建和拆除、金額達數千萬甚至上億元的費用,對於各品牌來說的確是大利多。然而Basel是個很小的城鎮,一整年沒有其他大型展覽,當地的經濟情況或許也會受到不小衝擊。

Harry Winston展間,每個展間興建的成本非常巨大,金額在數千萬甚至上億都有可能。

巴塞爾錶展會否走入歷史?許多錶界人士都笑說,只要勞力士Rolex、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Swatch集團和LVMH集團還在,這個錶展都還辦得下去。雖然巴塞爾錶展逐漸冷清是事實,主辦單位需要因應時代積極改變也是事實,但其實這是大環境轉變下的一些必然,與景氣絕對有關,又並不全然是因為景氣所造成。各個鐘錶品牌對於景氣的回應,其實還是反應在新的錶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