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9〕戲法人人會變,腕錶化身材質競技場

〔SIHH 2019〕戲法人人會變,腕錶化身材質競技場
作者:特約主編 李維成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9Mar.04 贊助

除了複雜機芯與面盤工藝,今年SIHH錶展另一大「看球重點」,就是各品牌爭相競技的高科技材質。在以往,新色陶瓷、藍寶石水晶或新的合金,也許就足夠讓人覺得新奇;但今年不少品牌推出的「複合材質」,才是真正讓人大開眼界的新鮮創意。

所謂「複合材質」,是指結合兩種以上不同材質元素,以各有巧妙不同的方法融合在一起,所誕生出兼具不同材質特性優點的全新材質。而今年熱門的材質關鍵字,則是玻璃和碳。

首先,結合這兩大熱門關鍵字的,理所當然是從名字就可以看得出來的「玻璃碳」材質。這是芝柏表Girard-Perregaux所推出的革命性新材質,取決於「高溫注塑強力壓縮」這項專利製造工藝,不僅賦予材質出色的均勻、同質特性,也大幅提升材質密度,其防滲特性也成就了腕錶無可挑剔的密封性。

Girard-Perregaux Laureato桂冠系列Absolute計時碼錶玻璃碳款。

視覺上彷彿流動般的紋理,就是透過在碳材質中加入玻璃纖維而成,這也是材質名稱「玻璃碳」的由來。其特殊的效果能讓每只腕錶都有著獨一無二、絕不重複的外觀,並且獲得完全不同於其他碳材質的平滑感,以及超過不鏽鋼100倍的超強硬度。絕美的藍色色調也呼應了品牌今年的「天際行者」(Earth to Sky)主題,以一種全新方式開啟地球與星際、物質與空間的精彩對話,此一全新材質將用於Laureato桂冠系列Absolute計時碼錶之上。

Ulysse Nardin Freak奇想系列X腕錶碳正離子款。

和「玻璃碳」在視覺上十分相近的,則是雅典錶Ulysse Nardin運用在全新X系列上的「碳正離子」(Carbonium)材質,同樣有著如大理石般的流動紋理,讓每只腕錶都顯得絕無僅有。碳正離子是一種高性能複合材質,過去僅在航太工程領域使用,兼具質地輕盈及堅固的雙重性能。與多數複合材質不同的是,碳正離子材質並非由原材料直接製成,其95%原料來自航空製品迴圈中的碳副產品,因此對環境的影響是常規碳複合材質的一半。

Ulysse Nardin經理人鏤空X腕錶碳金款。

雅典錶今年一共推出兩款使用碳正離子材質的腕錶,其中一款為Freak奇想系列X腕錶,呈現出經典灰色的紋理;而另一款則是經理人鏤空X腕錶碳金款,有著黑色和金色波紋的流動效果。這也顯示出碳正離子材質有著與貴金屬及色彩搭配使用的無限可能,像是碳金(Carbonium Gold)就是在熱固性環境中,將7微米碳絲與散狀黃金粒子熔接,從而形成獨特而精緻的黃金紋理效果。

Panerai Submersible BMG-TECH專業潛水金屬玻璃腕錶。

另一個使用「玻璃」為名稱的複合材質,則是沛納海Panerai的BMG-TECH「金屬玻璃」材質,以類似玻璃的特殊合金製造,鑄造過程避免物料出現顯著的結晶現象。合金本身則以鋯、銅、鋁、鈦和鎳組成,於高溫環境下經過高壓注模工序,然後進行僅為時數秒的冷卻,令原子無法擁有充分時間如水晶般排列成井然有序的規律結構。而這種「無序」的結構,正是其材質特性的祕密所在,具有堅固、高度抗腐蝕,以及能抵禦外來衝擊和磁力。此材質使用於全新Submersible BMG-TECH專業潛水金屬玻璃腕錶的錶殼,而在錶圈則使用了品牌另一獨特的Carbotech碳纖維複合材質,讓這款腕錶有著鮮明的高科技感。

IWC飛行員TOP GUN海軍空戰部隊追針計時Ceratanium腕錶。

同樣也是創新複合材質,IWC的Ceratanium(瓷化鈦金屬)結合鈦金屬和陶瓷的優點,有著如鈦金屬般質輕、不易碎,也像陶瓷般堅硬抗刮,同時還擁有高親膚性、高抗腐蝕與純粹的霧黑顏色等特色。但嚴格來說,這是一種鈦金屬外層陶瓷化的表面處理技術,只是相較於目前使用的傳統塗層,Ceratanium的陶瓷表面能永久黏附在材質上,不但擁有絕佳的陶瓷特性,其霧黑色彩更是別具特色,此全新材質將運用在飛行員TOP GUN海軍空戰部隊追針計時Ceratanium腕錶,除了錶殼,連按把也是同一材質,打造真正純黑色的腕錶。

IWC飛行員TOP GUN海軍空戰部隊計時腕錶「莫哈韋沙漠」特別版。

除了這款搭載Ceratanium的追針計時腕錶之外,今年IWC的飛行員TOP GUN系列還推出飛行員TOP GUN海軍空戰部隊計時腕錶「莫哈韋沙漠」特別版這款新作,這是IWC首次搭配沙色陶瓷錶殼的腕錶。其靈感來自莫哈韋沙漠海軍航空武器基地中國湖所在地,亦是美國海軍旗下面積最大的土地。錶殼顏色結合氧化鋯和其他金屬氧化物而成,完美搭配海軍飛行員的制服。

Roger Dubuis Excalibur One-Off鏤空傾置雙飛行陀飛輪超級腕錶。

近年來和頂級超跑品牌藍寶堅尼Lamborghini有密切合作的羅杰杜彼Roger Dubuis,在材質上得此外援後更是突飛猛進。藍寶堅尼賽車部門(Lamborghini Squadra Corse)將碳纖維材質運用得爐火純青眾所周知,而被譽為「絕無僅有之藍寶堅尼碳纖維怪獸」的SC18 Alston超級跑車更是其中佼佼者。今年羅杰杜彼新款Excalibur One-Off腕錶,其錶殼、盤緣與機芯夾板皆採SMC片狀塑模碳纖維製作,而錶身則採編織碳纖維製成。另外,此款腕錶還配備了黑色陶瓷錶圈以及紅色液體陶瓷的分鐘刻度,內外皆流著極致的賽車基因。

Panerai Submersible專業潛水腕錶Mike Horn版。

除了上述以高科技研發的材質之外,還有另一種以公益或環保為主要訴求的材質也同樣值得注目,雖然材質的本身並無特別之處,但卻能彰顯鐘錶業對於公益及環保推廣不遺餘力。其中比較知名的是蕭邦Chopard使用以公益為出發點的「公平採礦金」,而在今年的SIHH錶展上,沛納海則在其Submersible專業潛水腕錶Mike Horn版之上,使用了以環保為訴求的Eco-Titanium「環保鈦金屬」材質。這款首次運用在高級製錶上的材質,並非開採自天然資源,而是由再造鈦金屬提煉而成。除了錶殼之外,腕錶尚有多項組件採用Eco-Titanium製作, 包括錶冠護橋裝置、錶框和錶背。其黑色錶帶也以提煉自再造的回收PET樹脂材質製造,甚至連購買腕錶時的包裝亦採用回收再造物料製成,務求將對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

Piaget Altiplano隕石面腕錶。

前面提到的特殊材質都是運用在錶殼之上,但其實今年SIHH有個熱門的錶盤材質選項──隕石面,在腕錶上運用隕石面並不算新鮮事,但像今年這般包括愛馬仕Hermès、伯爵Piaget,甚至連獨立製錶品牌Romain Gauthier都有推出隕石面腕錶的「盛況」並不多見。而在這些品牌的隕石面腕錶中最特別的,應該算是伯爵全新Altiplano腕錶,特別之處在於伯爵把隕石面染色了。在大三針日期腕錶上有著棕色及金色的隕石面盤配置,而在一款Altiplano陀飛輪腕錶上則為藍色隕石面盤。染色過後的隕石面盤能讓品牌搭配多元色彩,且可呈現更為清晰明顯的獨特線條──「魏德曼花紋」(Widmanstätten),這是鎳鐵隕石常見的鎳鐵結晶結構。由於每片隕石面盤紋路都不盡相同,因此每只腕錶都顯得絕無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