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9〕頂尖面盤工藝,腕錶最迷人的風景

〔SIHH 2019〕頂尖面盤工藝,腕錶最迷人的風景
作者:特約撰稿 楊祁諶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9Mar.04 贊助

面盤猶如一張俊俏、美麗的臉龐,總是帶給愛錶人士美好第一印象。今年SIHH錶展推出不少吸睛的新品,各品牌不同領域精湛的工藝師傅無不卯足全力,以微繪、琺瑯彩繪、寶石鑲嵌及甚為罕見的細木鑲嵌等手法,呈現面盤工藝之美,讓人嘆為觀止。

頂級腕錶品牌除了機芯多有著墨之外,對於面盤工藝也是想方設法多元化,其中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可說是佼佼者。在今年SIHH錶展中甫亮相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系列,共有「Imperial Tiger」、「Majestic Tiger」以及「Wild Panda」三款作品,前兩個主題皆以老虎為題材,後者則以中國著名的熊貓入畫,呈現十足的東方味。「Majestic Tiger」共有18K玫瑰金與18K白金兩款,栩栩如生的老虎以貴金屬浮雕精雕而成,背景則用上細木鑲嵌手法,威武萬分;另款站在石頭上的「Imperial Tiger」盡顯王者氣勢,岩石與老虎本身分別以18K白金及18K玫瑰金精雕細琢而成,搭配背景的藍色細木鑲嵌,生動畫面躍然於方寸面盤之上。

Vacheron Constantin Wild Panda細木鑲嵌腕錶。

提到手法獨到的細木鑲嵌,「Wild Panda」錶款可謂工匠的嘔心瀝血之作,至少用上了20種、多達300片不同的木材、透過以各種形狀和顏色的小木片經手工切割後,方能拼貼出色彩豐富的熊貓圖案,耗時、費神的程度可想而知。為了不讓時、分針遮擋得來不易的珍貴圖騰,品牌特別為此系列腕錶搭配自製的Cal. 2460 G4自動上鍊機芯,位於錶面4個角落的視窗可分別顯示時、分、日期及星期,確保畫面完整性之餘,更是別具巧思。

Hermès Arceau「Awooooo!」微繪琺瑯腕錶。

相對於東方虎嘯,狼嚎則是西方世界的猛獸代表。愛馬仕Hermès Arceau系列腕錶便以「Awooooo!」狼嚎為名,圖案源自品牌男士圍巾。畫面描繪了傳說與童話故事在樹林中迷人但令人畏懼的白狼,運用微繪琺瑯工藝在錶盤上呈現。面盤之製作工序十分繁複,工匠首先得製作出雙面透白的琺瑯錶盤,並精心拋光至完美無暇的程度方可開始作畫。接著以極細的筆刷蘸取各種琺瑯細粉和油混合而成的顏料勾勒圖案輪廓,並反覆上色、燒製才告完成。製作過程中,只要溫度稍微控制不當或乾燥過程不慎,便可能功虧一簣,更顯琺瑯面盤之得來不易。此錶搭載自製H1837自動上鍊機芯,以18K白金材質打造,全球僅限量8只。

Cartier Ronde Louis Cartier Regard de Panthère美洲豹腕錶。

Cartier Rotonde de Cartier Panthère細木鑲嵌腕錶。

美洲豹之於卡地亞Cartier幾乎可說是品牌的精神象徵。1914年,以縞瑪瑙和鑽石組成豹紋圖案的美洲豹首次現身於卡地亞腕錶,迄今已超過百年歷史。今年品牌同樣以抽象手法詮釋招牌美洲豹,其中Ronde Louis Cartier Regard de Panthère美洲豹腕錶,其豹首由類似馬賽克的方格圖案所組成,藉由工匠之巧手在每個方格上塗上真漆,呈現獨特的光影效果。最特別之處在於美洲豹眼睛覆以Super Luminova夜光塗層,在黑暗之中散發炯炯有神的光芒,更顯美洲豹神祕的氣勢。錶款以18K金打造,全球限量30只。而卡地亞另款Rotonde de Cartier Panthère則無獨有偶地與上述江詩丹頓的作品雷同,用上細木鑲嵌工法來呈現品牌最引以為傲的美洲豹,刻劃細膩的鬍鬚與銳利的眼神活靈活現,十分震攝人心,同樣僅限量30只。

Bovet Fleurier Amadeo珍珠母貝微繪腕錶。

創立於1822年的播威Bovet,一直對「中國味」多有著墨,它曾是清代皇帝珍寶閣中精美細膩的玩物。今年播威的作品Fleurier Amadeo展現出獨特的東方禪意,微繪師透過顯微鏡巧妙地使用末端僅有一條貂毛的畫筆,在珍珠母貝面盤上重現活靈活現的金龍、錦鯉與白虎等主題,甚至連老虎濃密的毛髮都絲絲分明,令人讚嘆不已,通常這樣的作品至少得耗費數百小時才能完成,考驗的是細心、耐性與眼力。值得一提的是,此系列錶款在佩戴者不需使用任何工具的情況下,便可輕鬆地將時計轉換為腕錶、座鐘或吊墜。

Ulysse Nardin「米羅.馬那哈」春宮錶。

同樣是在面盤上作畫,雅典錶Ulysse Nardin的新作就香豔刺激得多了!品牌與義大利著名情色漫畫藝術家米羅.馬那哈合作,繪製出10只迷人的春宮錶,主要探索人類與美人魚間的情慾故事。馬那哈這次共創作了10幅水彩畫作品,透過微繪大師們以筆頭僅有一根睫毛的寬度的畫筆,在尺寸僅原作不到十分之一的方寸面盤上完美重現畫作,巧奪天工。米羅.馬那哈特別版腕錶採用不鏽鋼或18K玫瑰金材質打造,兩種材質各限量10套,共發行200只。

Roger Dubuis Excalibur Shooting Star鏤空飛行陀飛輪流星鑲鑽腕錶。

羅杰杜彼Roger Dubuis一向擅長陀飛輪大複雜工藝,這回的Excalibur Shooting Star鏤空飛行陀飛輪流星鑲鑽腕錶,融入了些許適合女性的溫婉元素,搭載了鏤空的陀飛輪手上鍊機芯,錶面與機芯融為一體,且符合日內瓦印記規範,打磨十分到位。外圈及通透且能夠一覽機械結構生生不息運作的橋板上,鑲嵌著潔白無暇的美鑽及粉色或藍色琺瑯,兩者相互輝映、熠熠生輝。兩種顏色各限量28只,錶殼尺寸為迷你的36mm,非常適合女性纖細的玉手佩戴。

Greubel Forsey Art Piece Edition Historique藝術品系列紀念版腕錶。

高珀富斯Greubel Forsey是羅伯特.高珀(Robert Greubel)和斯蒂芬.富斯(Stephen Forsey)兩位偉大製錶師創立的獨立品牌,擅長大複雜功能製作,最引以為傲的為30度傾斜陀飛輪。全新Art Piece Edition Historique藝術品系列紀念版腕錶採用幾何感與立體感強烈的構造,在夾板的正面及側面均精雕細琢上包含創作者等密密麻麻的文字。錶面右上方為時、分顯示盤,佩戴者得推動龍頭上的按把,原本閉闔的分鐘視窗才會開啟,創意滿點,其下方則是儲能指示;左上方及左下方則分別是小秒盤與陀飛輪擒縱裝置,其中單是後者就擁有130枚零件,整顆機芯的零件數更是高達475枚,盡顯複雜美學。錶款共限量33只,其中11只以鉑金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