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9〕多重複雜功能腕錶,品牌的炫技舞台

〔SIHH 2019〕多重複雜功能腕錶,品牌的炫技舞台
作者:特約撰稿 楊祁諶 圖片提供:各品牌
2019Feb.02 贊助

每年SIHH錶展,錶迷們最期待的,莫過於那些多於兩項大複雜功能以上的「大錶」,於方寸錶殼內匯集製錶師數年努力的心血結晶,不僅比視覺效果與複雜程度,同樣也比天馬行空的創意,絕對是展場眾所矚目的焦點。

若要選出今年SIHH錶展中最具創意的錶款,那麼肯定非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的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腕錶莫屬。過去,我們都聽過智慧型手機或3C產品具備省電模式,但全球首創、具機械休眠裝置的萬年曆錶倒是鐘錶史上頭一遭。其奧妙在於擁有480枚零件的Cal.3610QP機芯為雙擒縱系統設計,兩組擺輪的振頻分別是5Hz與1.2Hz,也就是每小時36,000次與8,640次。正常走時之5Hz高頻模式下,儲能約為4天,佩戴者只消按下8點鐘方向按把,即可設定成1.2Hz、可連續走時65天的「超節能」低頻模式。

Vacheron Constantin Traditionnelle-Twin Beat雙振頻陀飛輪腕錶。

如此一來即便腕錶不常佩戴,也毋須頻頻調整時間與複雜的萬年曆功能,便利性十足。惟原廠表示,在低振頻模式下必須盡量維持手錶平放、靜置,以免影響走時準度。更值得一提的是,新作的年份視窗及月、日指示還特別採用了品牌獨家設計的「瞬跳」機構,所需之發條扭力約莫是一般瞬跳裝置的四分之一。年底,一次能夠看在到年、月、日在須臾間同步切換,肯定會讓一票藏家興奮不已。

「創意」部分,萬寶龍Montblanc的Star Legacy系列蛻變限量款亦顯得不遑多讓,它的概念與國劇中的「變臉」竟有幾分神似。延續2010年品牌耗費5年光陰研發出蘊含兩種不同錶面的蛻變(Metamorphosis)概念腕錶之精神,今年這款僅限量8只的大作只消佩戴者推動錶殼側面、類似問錶的撥掣,分別位於12點鐘及6點鐘方向的遮片便會進行精巧的開闔動作。

Montblanc Star Legacy系列蛻變限量款8。

當遮片閉上時,12點鐘與6點鐘方向顯示分別為簡約的擺輪搭配小秒針,以及北半球球體外加日夜與世界時間;遮片一旦開啟則更別有洞天,12點鐘方向呈現出品牌專利、通透無比的一分鐘陀飛輪及日期盤,6點鐘方向則為金沙石打造、無垠星空中襯托著北半球的擬真月相盤,視覺效果震撼萬分。錶款搭載耗時3年方研發完成的MB M67.60手上鍊自製機芯,且為了達成「變臉」效果,光是相關零組件就高達320枚,整顆機芯更是由718枚繁複零件組成。

Jaeger-LeCoultre Master Grande Tradition Gyrotourbillon Westminster Perpétuel超卓傳統球型陀飛輪西敏寺萬年曆大師系列腕錶。

而積家Jaeger-LeCoultre同樣是最擅長多重複雜機芯製作的品牌之一,今年品牌推出一款Master Grande Tradition Gyrotourbillon Westminster Perpétuel超卓傳統球型陀飛輪西敏寺萬年曆大師系列腕錶,光是名稱就十足繞口,功能當然也如其名般厲害,結合了品牌最引以為傲的Gyrotourbillon多軸立體陀飛輪、西敏寺鐘聲三問報時與可前後快速調校的萬年曆,不但提供最佳的視覺及聽覺饗宴,就連操作便利性也都顧及到。錶壇三大複雜功能一次滿足,今年SIHH錶展最有看頭的超級複雜腕錶捨我其誰?

A. Lange & Söhne 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萬年曆陀飛輪飛返計時碼錶。

同樣擁有三項以上複雜功能,但嚴格來說朗格A. Lange & Söhne的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並非創新之作。這款同時結合飛返計時碼錶、萬年曆、陀飛輪及動力儲存顯示的重要作品,早在2016年便曾推出鉑金搭配黑面、限量100只的版本,今年則單純將材質換成了18K白金,而俗稱「鮭魚面」的玫瑰金色調面盤,同時賦予經典款更年輕、活潑的視覺質感,且與前款同樣限量100只。此錶搭載零件數目多達729枚L952.2型手上鍊自製機芯,光澤閃耀的德國銀夾板加上複雜卻規劃得井然有序的輪系,肯定讓頂尖藏家眼睛為之一亮,上回錯過鉑金版本者,這次可別向隅。

Bovet Virtuoso IX雙時區10天動力儲存大日曆飛行陀飛輪腕錶。

藍色錶面是這幾年錶壇不褪流行的元素之一,無論入門款或大複雜錶款,彷若只要用上了藍面,幾乎就是票房保證。這次的多重複雜錶中,藍得最古意盎然的肯定是1822年創立的古老品牌播威Bovet,所打造的Virtuoso IX雙時區10天動力儲存大日曆飛行陀飛輪腕錶。面盤採藍色透明琺瑯製作,翻向底蓋,鏤空的手工鐫刻藍色夾板則可讓佩戴者飽覽複雜的機械結構。顯時以早期三針一線的「校正錶」方式呈現,左右兩側則分別羅列城市名稱視窗、動力儲存視窗、第二地時間及大日期顯示,6點鐘位置則是精密的1分鐘陀飛輪。當然,這只錶的巧思還不僅如此,由於龍頭正巧設在6點鐘方向,因此毋須任何工具即可快速幻化為翻轉式腕錶、懷錶或桌鐘,一錶多用可謂匠心獨具又十足罕見之設計。

Girard-Perregaux Bridges Cosmos陀飛輪天體兩地時間腕錶。

同樣以藍色為基調,芝柏表Girard-Perregaux招牌的金橋系列,這回推出的是極富對稱美感與詩意的Cosmos腕錶。面盤中間由12點鐘方向的時分盤與6點鐘方向的黑色鈦金屬搭橋陀飛輪一分為二,3點鐘方向的球體代表地球,在赤道附近設有24小時刻度,可供讀取GMT格林威治標準時間,提供兩地時間功能;9點鐘方向的球體則是每23小時58分4秒旋轉一圈的定制天體圖,週期恰巧等於一個恆星日,於正午時可將肉眼不可見的星座顯示於錶盤上。兩顆球體左右相望,傳達的正是「天際行者」(Earth to Sky)的宏觀概念。

IWC「小王子」和「安東尼.聖艾修伯里」特別版飛行萬年曆飛返計時碼錶。

另款以18K玫瑰金材質與海軍藍面盤搭配的漂亮複雜新作,則是萬國錶IWC推出的「小王子」和「安東尼.聖艾修伯里」特別版飛行錶,限量250只,其89630型自動機芯不但採用了獨特的「啄木鳥」上鍊機構,同時提供萬年曆與飛返計時碼錶兩大複雜功能。更值得一提的是,萬年曆之年份顯示為完整的西元四位數字,這可是現為品牌精神領袖、同時身為偉大製錶師的Kurt Klaus先生於1980年代之重要創舉,足以代表IWC爐火純青的製錶工藝。

Roger Dubuis Excalibur One-Off鏤空傾置雙飛行陀飛輪超級腕錶。

超跑與腕錶同屬於男性朋友的豪奢大玩具,羅杰杜彼Roger Dubuis與義大利超跑藍寶堅尼Lamborghini合作已有好段時日,此次新品Excalibur One-Off腕錶,設計概念採用諸多來自SC18 Alston跑車元素,無論外觀設計、材質、全球僅此一只的身分到超過3,000萬台幣的驚人身價,都不辱原廠賦予「超級腕錶」之美名。錶殼以C-SMC片狀塑模碳纖維錶殼與陶瓷錶圈等複合材質組成,內搭雙陀飛輪夾角呈90度的RD106SQ手上鍊機芯,設計概念與超跑V形多汽缸引擎排列方式如出一轍。面盤部分則神似SC18 Alston車款儀錶板,以跳時方式顯時的小時視窗就如同汽車的時速錶,而分鐘指針如同引擎轉速錶,熱血風格濃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