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蔡國強:我要把戰爭的碉堡變成和平美術館

作者:陳名君
出處:天下雜誌 第301期 2004/06/15 出刊
小時候天天有炮戰,別人看是戰爭,他卻看出了藝術。得過不少國際藝術創作大獎的蔡國強,從小經歷文革,造反有理反而成就了他個人的藝術突破。從紐約到金門碉堡藝術展,這背後是何種歷程?為何中國的文化符號,都能為他所用?

二○○一年上海APEC會議的晚會上,上海市的街道和黃埔江都淨空,中共總理江澤民、美國總統布希等九國元首,一起屏氣凝神地仰望天際。他們在等待。
煙花四起的瞬間,黑色的夜幕上,光點凝成紅、黃、藍色牡丹。一條火龍蜿蜒在起起伏伏的建築物樓頂,照亮十里洋場的上海外灘。
在全世界的舞台上,蔡國強以他獨特的爆破藝術,讓觀者驚豔。
蔡國強看起來一點也不起眼。留著灰黑色的平頭,一襲米其色外套,說話帶點閩南腔的味道,蔡國強就像隨便會在街上遇到的行人。
但蔡國強在國際藝術界的創作,就像他慣用的爆破藝術一樣,絢爛奪目,叫人無法不注意。
一九九五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蔡國強把一艘泉州小帆船划進威尼斯河道,將展場內各國記者的焦點,吸引到岸邊蔡國強一人身上。
那年威尼斯雙年展的主題是「超文化」,那年也剛好是馬可波羅從蔡國強的家鄉泉州,起程回到威尼斯的七百周年慶。蔡國強將馬可波羅沒帶到的中國草藥、陰陽五行都帶進了威尼斯,取名「馬可波羅遺忘的東西」。
東海大學美術系主任倪再泌評道,「小帆船在泉州其實是一個很普遍的東西,但拉到威尼斯,就變成一個展期長達七百年,跨越泉州與威尼斯展場的作品。」

限時特價,立即購買

 

為台灣設計師加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