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台灣

蟹,謝你!打造陸蟹回家的最後一哩路

夢想的影響力

路殺,一直是抱卵陸蟹在下海「釋幼」時的最大威脅,也是陸蟹數量逐年減少的原因之一。

在陸蟹的豐富生態,數量與種類多樣性,位居世界第二的恆春半島港口村,每年5~11月,無數陸蟹媽媽淪為車輪下的「蟹餅」。於是清大生命科學系教授、國際知名的魚梯專家曾晴賢,挑戰這項艱難任務,與清大學生團隊透過太陽能發電影像系統,記錄下7科22種陸蟹的數量與遷徙行為,並利用現成道路涵洞結構,設計出可以引導陸蟹遷徙的裝置,為陸蟹建造完善生物廊道系統。

這條台灣首度採用,以帆布打造、超過300米的「綠色高牆」,引導陸蟹沿著帆布進入地下涵洞,平安穿過馬路,繁衍後代。隨後又與政府單位在墾丁香蕉灣200米公尺及砂島100米的規畫綠色帆布擋牆,初步統計,香蕉灣地區毛足圓軸蟹路殺率,從104年8月10%及去年7.57%,下降至1.22%*註1。不僅降低路殺率,更成為當地的生態觀光亮點,提升在地人對陸蟹保育的信心,增加大眾對生態保育的知識與興趣,讓世界看見台灣生態之美。

在恆春半島,每隻陸蟹的一生,猶如一場真實版的生存遊戲。
每年,從5月開始,陸蟹媽媽們就必須勇敢的一關闖過一關,從恆春半島滿州的港口溪河口,一路穿越水泥地、車道、堤防等無數「路障」,成功達陣的,就能卸下滿肚子蟹卵「釋幼」,讓陸蟹族群有機會延續生命;但有更多陸蟹媽媽還來不及完成使命,就淪為車輪下的「蟹餅」。

蟹道變車道,最致命的「蟹」逅

一到繁殖季,陸蟹媽媽都要跋山涉水回到海邊去釋幼。但這條循著生物本能回家的「蟹道」,近年因為觀光產業過度開發,棲地被破壞,面臨急遽減少的危機;尤其是向來有著「陸蟹的天堂」之稱的墾丁、綠島,保育廊道效益不彰,「路殺蟹餅」更成為另類的致命觀光!於是擅長魚道工程的曾晴賢教授,開始思考怎樣結合生態工法與生物保育,為陸蟹打造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以往解決陸蟹過馬路方法,是定時定點封路,或是號召志工們用人力撿拾跑到馬路上的陸蟹,然後放到臨海的路邊或海邊去。曾晴賢帶著學生們,結合屏東縣滿州鄉港口村的居民和志工們,著手研究陸蟹的遷徙行為,汲取以往生物廊道失敗的經驗,從阻絕設施、導引裝置,甚至是動線安排上著手改善,希望建構一個示範的生物廊道場域,讓遷徙中的各種陸蟹,都可以順利平安的Keep walking,終結這場致命的「蟹」逅,延續生態、動物保育的永續發展。

減少路殺,讓陸蟹Keep walking

2016年,「讓陸蟹平安過馬路」計畫,獲得帝亞吉歐Keep walking夢想啟動金,實現了讓陸蟹平安回家的最後一哩路。整個團隊就像陸蟹的導護媽媽一樣,利用現成的道路涵洞結構,在道路兩側架設阻隔和導引雙用途的綠色帆布擋牆,導引陸蟹經由涵洞順利前往大海釋幼。這條長達300米的「綠色地下廊道」,也是台灣首度採用的帆布導引道,不僅能幫誤闖馬路的陸蟹沿著軟質帆布走回蟹道,而且兼具經濟實用和維護容易,更具有生態教育的意義。

隨著路殺的狀況大幅減少,這條蟹道的經驗也被「 複製」到墾丁國家公園台26線的香蕉灣和砂島路段,帶動其他地方的仿效,翻轉「生物廊道無用論」的悲觀論述。根據墾管處初步統計,香蕉灣地區毛足圓軸蟹路殺率,從2015年的10%、及2016年的7.57%,到2017年大幅下降至1.22%,保育效果從路上幾乎看不到「路殺蟹餅」,可見一斑。

帶動生態觀光,喚起對陸蟹保育的重視

墾丁,一直是熱門的旅遊景點,而夜觀陸蟹生態遊程,意外也讓滿州這個偏僻的小漁村,成為遊客競相打卡的熱點。「讓陸蟹平安過馬路」計畫,大幅提升了港口村民對陸蟹保育的信心,讓政府重新重視陸蟹保育工作,並帶動生態觀光,藉由媒體的曝光和遊客的口碑,也增加了民眾對生態保育的知識與興趣。不管是當地保育團體在意的路殺比例下降,或是為生態解說員、甚至社區居民帶來觀光財,形成一股正向的循環。

在墾丁國家公園做了多年的研究,這個計劃能夠獲得滿州當地朋友的接受與配合,曾晴賢覺得十分感動,他相信滿州或是墾丁這邊的工作夥伴,對於如何保護陸蟹,應該有更深入的了解,落實環境教育的目的;1、20年來,沒有人有勇氣去做這件事,他認為自己至少踏出了第一步;而清華的學生團隊從頭到尾的參與,能夠透過實際的案例來提升自己的視野,是這個專案重要的影響力之一也是他覺得最有收穫的地方。

生態保育非一蹴可及,相關單位整合不可或缺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生態廊道是要減緩公共工程對於自然生態的衝擊而設置,但面對生物棲地大量的流失、破碎化,想要做好自然生態保育,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路,甚至往往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還會發現新的問題。像近日外界一直有「陸蟹迷航」的聲音,有些抱卵陸蟹在帆布牆打轉,或是被困在涵洞,沒有順利上路,以致遭受天敵黃瘋蟻攻擊;「做保育的工作不是一日就可以做到完美的,總是有一些地方還要再精進的」,曾晴賢坦言。陸蟹之所以陷在涵洞,他發現問題可能出在公路旁的排水溝壁、集水井,都是垂直壁,若能傾斜改修,或許會讓路蟹回家的路更順利;生態保育牽涉範疇很廣,需要相對應的公部門橫跨各單位採行多面向的討論與提出各種不同及周延的辦法,能讓政府機關、國家公園及保育團體接下來朝向更具整合資源的模式,深化更有效的解決方案。

為永續生態經營跨出下一步

生態廊道的設置是要將各個孤立的棲地環境重新串聯起來,更要考慮到當地生物習性,才能達到保護生態的美意。今年,曾晴賢持續運用生物廊道的思維,在金門幫水獺們建立一條安全回家的水獺道,為永續生態經營持續跨出下一步。

對於獲得帝亞吉歐Keep walking夢想計畫資助,實現幫陸蟹回家的計畫,曾晴賢認為民間企業關心生態保育的議題並提供贊助,他十分肯定,也希望自己可以透過更多成功的案例,讓企業有信心去協助更多人,實現想做的事情。

%

2015年毛足圓軸蟹路殺率

%

2017年毛足圓軸蟹路殺率

根據墾管處初步統計,香蕉灣地區毛足圓軸蟹路殺率,從2015年的10%、及2016年的7.57%,到2017年大幅下降至1.22%,保育效果從路上幾乎看不到「路殺蟹餅」,可見一斑。

社會影響力評估分析報告來源:優樂地永續優樂地永續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