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台灣

在Amis的國度,唱部落的歌舒米恩「阿米斯音樂節」都蘭築夢

夢想的影響力

2013年,第一屆阿米斯音樂節在都蘭,用最真實的部落體驗,讓不甘於只是傳統觀光客的720個觀眾,找到了歸屬感;翻轉了大眾對「原住民族」的想像,建立都蘭部落嶄新的樣貌與自相。

第三、四屆,超過3,000個從港澳、日本、沖繩、和台灣各地的文化朝聖者,回歸他們心中的阿米斯國度。

在原漢文化界線不斷模糊的現代,重建「民族認同」,找回原住民族的自主權,一直是台灣原住民族權利運動中重要目標,而阿米斯音樂節的識別圖騰、國旗,已成部落凝聚群體意識的象徵--不只都蘭,還有15個交流部落,包括阿美、布農、鄒、卑南、排灣與魯凱6個族群;甚至跨越太平洋島國--日本沖繩、菲律賓及大洋洲的原住民,如同文化復興,把島國與南島語族文化帶進台灣。

2019年,第五屆阿米斯音樂節即將走出都蘭小巨蛋,在向著海洋、向著祖靈們無限開展的都蘭鼻舉行,要「在自己的土地上,長出自己的花」,請你一起來傾聽。

這是一個和你熟悉的台灣音樂祭、演唱會,不太一樣的音樂節。對Suming來說,「阿米斯音樂節」不是任何人的演唱會,而是一個讓部落族人都可以是主角的慶典;在自己的主場,說自己的故事。真實體驗部落的生活,用音樂,交流部落文化;與世界,分享南島台灣。

融入當代元素,帶給傳統文化更多的可能性

參與這場部落盛會的都蘭青年驕傲地穿上族服,融合當代的元素,跨界、多元與包容,一直是Suming對音樂節的定位。把電音融入傳統音樂、把街舞編入民族舞蹈,他要的,是要翻轉社會對「原住民族」的想像,讓傳統表演的空間變更大,也為文化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這種跨界的融合,也讓每一屆音樂節,都是最難忘的一趟旅行。Suming笑說,在阿米斯的國度,部落裡的每個人都是舞台上的主角。當最年輕71歲、最老超過80歲的部落耆老們,一轉身便秀出電吉他、爵士鼓,以搖滾來詮釋傳統時,這群不熟悉流行文化的不老ROCKERS,和正學習傳統文化的年輕人,就在這獨立的國度裡,激盪出最沸騰的熱血。

融合新的元素不只讓表演更有層次,就連飲食也在傳統跟當代間,開啟共存模式。道地阿美族菜偏苦、偏鹹、偏辣,像傳統的魚湯,Suming說剛開始很多人不習慣,一碗都喝不完。於是老闆拿起GoPro,拍下阿美族傳統射魚過程,剪輯並配上音樂,讓客人就著影片享受這碗魚湯。分量變小的魚湯,一樣又苦又鹹,但喝起來的感受卻截然不同,因為他喝的,是一個阿美族的生態知識、漁獵傳統!體驗,不一定要迎合客人的口味,透過現代的工具做媒介就能改變差異,真實體驗每道料理背後的文化意涵。

阿米斯音樂節,是認識臺灣原住民族的另一個平台

在音樂節展現的Malikoda(都蘭部落阿美族對豐年祭之稱),不同年齡階層依長序上場,對應著自身在部落社會結構中的位置,由內而外圍圈跳舞,要展現的,是部落組織結構和文化倫理。音樂節,讓大家對維護傳統文化有另一番視野。當更多部落青年在這場音樂節,體認到傳統文化,有不同形式可以展現與傳遞。無論人或文化,在這個當代有更多的可能,是重新認識自己的開始,也是讓更多群眾認識原住民族文化的機會,進而觸及文化保存的目標。

阿米斯音樂節,創造了新的契機,讓部落青年、非原住民、外籍朋友可以有一個平台彼此交流,從音樂、舞蹈、手工藝、議題等方式,由淺入深地一起共同參與,融入他們的生活,學習從尊重開始,認同他們的文化。

部落文化不在博物館裡,而在當下的生活裡

回想初衷,Suming的答案很Amis(阿美族):族人認為最不會唱歌的他都能拿金曲獎,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唱?而沖繩、鹿兒島社區型音樂節策展模式,也成了音樂節創辦的雛形。

原住民文化不只存活在博物館,它更活在傳統祭儀、樂舞、歌謠裡,也在現代文化中,活出自己該有的樣子!經過2年蓄積的能量,Suming成為第9屆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得主,這第一桶圓夢金,啟動了所有的可能性,讓阿米斯音樂節成為都蘭最美的風景。

2016年,Suming把觸角伸向都蘭以外的部落,交流演出;針對部落發展、文化觀光等議題,發掘更多的可能。隨著音樂節規模越大,參與的觀眾、演出者從亞洲、太平洋島國,橫跨大洋洲,也帶來不同文化的撞擊,讓都蘭成為文化融合的場域。

提升部落經濟,為部落自主發展扎下根基

讓部落族人一起投入「經營」阿米斯音樂節,讓自己成為部落的主人、決定部落的發展,是Suming一直以來的期許。就像音樂節必須買票入場一樣,來自門票的收入,不僅為都蘭的觀光產業,創造了更多可能性;同時也提升原住民部落文化主體。直到現在,阿米斯音樂節仍堅持不接受官方贊助、主張自己的獨立性。門票,也象徵著進入阿米斯國度的「簽證」,形塑都蘭國的主權意識。在這裡,你可以自在的透過音樂、表演、或是道地阿美族風味的食物、手工藝等媒介來認識部落。第一屆音樂節,便為部落帶來多一層的收入,也為部落的自主發展扎下根基,開創了另一種可能。

對Suming來說,阿米斯音樂節將部落凝聚,讓傳承世代的文化有了新的演繹方式。很多觀眾席裡的「熟面孔」,都是真正喜歡部落文化的,他們不僅每屆必到,還推薦朋友來,讓音樂節的影響力持續擴散。當然,這也代表節目夠好看,大家才會因為真正想看表演而來。Suming希望音樂節可以做到自給自足,而不僅是靠著幫助部落的善意,獲得捐款而已。

在自己的土地上,長出自己的花

對於讓「原」夢得以圓夢的夢想資助計畫起步金,Suming也十分感恩,「當你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那個善念的存在,全世界的人都會去幫忙」,這也是阿米斯音樂節能夠實現的契機。2019年,第五屆阿米斯音樂節將走出「都蘭小巨蛋」,在祖靈聖地、都蘭部落的傳統領域「都蘭鼻」,向著更開闊的海洋、更沒有拘束的土地,唱自己的歌。這次,Suming將在傳說中都蘭先祖登陸的地方,「在自己的土地上,長出自己的花」,你準備好回到都蘭,和他們一起遍地開花了嗎?

第一屆阿米斯音樂節觀眾數

+

第四屆阿米斯音樂節觀眾數

第四屆超過3,000個從港澳、日本、沖繩、和臺灣各地的文化朝聖者

第一屆阿米斯音樂節交流部落數

第四屆阿米斯音樂節交流部落數

第四屆已達到有15個交流部落共同參與,包括阿美、布農、鄒、卑南、排灣與魯凱6 個族群;甚至跨越太平洋島國--日本沖繩、菲律賓、大溪地的原住民,橫跨大洋洲—澳洲,到地中海—摩洛哥,如同文化復興,把島國與南島語族文化帶進台灣。

社會影響力評估分析報告來源:優樂地永續優樂地永續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