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子女的保姆學校

在華興的宿舍裡,大手伴小手,每間寢室有一到兩位學長/姐同住。擔任國一生樓長的國二生吳華說,他偶爾會聽到學弟偷哭,14歲的他會用過來人的口吻為新生打氣,「很快你就適應了。」

這個時刻,台灣3000多所中小學送走了多數學生,但在台北市陽明山上的華興中學,才要展開夜晚的另一個角色:它是500多個學生的另一個,家;其中,有十分之一的孩子,他們的父母同時不在身旁,也有父或母駐外,留下來的另一半難以獨自照料孩子,選擇住宿學校安頓小孩。

補位父母 24小時照顧學生

孫寶仲是國一生的夜導師,從軍校退役的他,腰桿子挺得很直,初次見面即感覺到他的威嚴與正氣。走進他管理的樓層,聽他用紅白擴音器講話,有點像進到一個80人的連隊,逼得大伙精神抖擻起來。但他照顧的,是一群13歲的孩子。鬱症。」

在這裡,住宿生和同學每天要做的包括一起刷地板、打理內務、打飯菜、洗衣服,生活起居一切自理。呂德鈞說,「許多父母只有週末照顧孩子,因補償作用容易溺愛,學校得把關。」

老師成了悉心照料孩子的保母,但這群最大17歲、最小13歲的青少年,其實正經歷體態和心情的每日變化,需要更多陪伴。

老師們發現,如果兩、三個月才與父母見上一面,親子的關係會相當陌生,而老師們最想為留守孩子和遠端父母開的課,是「親子遠距溝通」的課程………閱讀全文>>







幫外派人才打造一個家


當多數企業鼓勵隻身外派,友達光電的已婚外派員工仍有高達四成以上攜家帶眷。當不少企業為了節省經費,減少長期外派,以通勤外派降低成本,友達卻仍堅持外派的必要,每年平均送出一百至兩百位中高階台灣人才。

「我們也曾設計通勤外派,員工每兩個月回台一次,能照顧家裡,技轉後再回台。但若是為了文化的移轉、培養當地人才的功能而去,仍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友達人力資源總部副總經理古秀華說。

在友達的外派系統裡,單身外派者佔三成,其餘都有家庭。長達三、五年的外派時間,不算短,友達的做法是鼓勵員工攜家帶眷。「同仁把家庭帶著,工作上就無後顧之憂,在前線打拚,看到的還是一個完整的家,」古秀華說。

在前線打拚,看到的還是一個完整的家

從個人的移動,到鼓勵家庭的移動,整個思惟與多數台企不同。一般台商宿舍是單身宿舍,另一半要前往探視總是狹小侷促,但友達蘇州廠宿舍「璞園」多是四十坪以上,採飯店式管理。

打著紅領巾的櫃台服務員一見到這些外派人員的妻子,就開口說,「太太下午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在這裡,她們代收瓦斯水電費、代寄包裹、送桶裝水,還能登記借用健身房和腳踏車。

除了綁住另一半,也解決中年外派者最關心的——孩子的教育。

11月初,在璞園前,已穿上厚長袖的孩子們,陸續搭上咖啡色龍貓造型的大巴、中巴上學。不同的路線,前往不同的學校,有的前往外國語學校,有的則到華東台商子女學校。因為父母需求不同,友達得與學校洽談專場說明會、安排大巴路線,接孩子們上學。…閱讀全文>>



台灣留守家庭破百萬,但他們的故事卻常被忽略。支持台灣的留守家庭,從聆聽與分享開始,歡迎大家分享你/妳的留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