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在家的日子

38歲.女.鄧惠升.出版社的業務主管.丈夫王順政在中國創業7年

15年前結婚的時候,鄧惠升沒想過,她與先生有一半的時間將是遠距分離。

鄧惠升的先生王順政,西進中國創業7年,她一人擔起自家與夫家的照顧。頭三年,先生的創業看不到成果,甚至負債,她只能拚命工作,確保家庭的經濟安全。像在逃避著一只擴大的黑洞,怕婚姻就這麼被吞噬得無影無蹤,也曾閃過離婚的念頭。

40歲的王順政原本是燒錄器公司的業務員,8年前在台灣的薪水是3萬元,但隨著孩子的出生,希望給家庭更好的生活。於是靠著研發快煮珍珠,與朋友前往中國創業。

王順政到中國發展的前兩年,幾乎是零利潤、零成長,每天浸在連雲港工廠,躺在泡棉隔間的木板床上,幾乎足不出戶,苦苦等待工廠的生產許可證。他說,「最苦的時候,一個月只能花300塊人民幣(約1500台幣),我沒讓家人知道,其實搞到快憂鬱症。」

那時的王順政忘記了怎麼哭,每天望著一家四口的照片, 拚命想著「沒有成功不敢回來」。

去年開始他的業務穩定,知名台灣連鎖飲料店品牌開始用他的貨源, 每天可以賣上四噸,約20萬杯珍珠奶茶的珍珠量。

他偷偷塞給妻子鄧惠升一張銀聯卡,多年努力,終於拿錢回家。 但他知道7年只是個開始,他才要衝刺,即時通訊軟體微信(WeChat)上的簽名語寫著「回不來了」。

隨著事業有起色,她的伴侶王順政回家的頻率漸漸增加,但鄧惠升仍不斷提醒他,「年輕時到另一地生活和工作,很棒;只希望你不要忘了回家。」…延伸閱讀>>







那個男人又來了

38歲.男.許沛菘.在中國工作5年

六年六班的許沛菘,身高180公分,是個美式足球的好手。 一歲半的女兒和他的太太怡露,在他身旁都感覺嬌小。 在香港、上海工作了5年,他今年初決定回家, 當妻子罹癌、女兒認不得父親後,他突然意識到幸福是很脆弱的。

我從事醫療器材代理,當時工作約10年,薪水4萬8千台幣。2010年我到香港,底薪兩萬兩千港幣(約9萬4千台幣),但在香港,那樣不太夠的。我從零開始,慢慢從分公司做起來,待了兩年後,被公司調去上海,薪水又翻倍。

我比較晚婚,2014年太太懷孕,本想讓她一起搬到上海生活。沒想到,那年3月19日,我太太檢查出有乳癌。太太告訴我,她一個人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來,崩潰一直哭,哭完才打給我。

而那時我在上海打球受傷,眼睛需要開刀,不能搭飛機。於是,我坐高鐵到廈門,搭小三通回來,那時心裡只想著要怎麼處理這件事。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上海跟台灣真的好遠喔。

太太進一步做超音波時,發現癌細胞轉移到肝臟、骨頭。醫生建議我們讓孩子早產,三十一週。那時我在開眼科的刀、太太也開刀、女兒住保溫箱。我們還堅強地開玩笑說,一家三口都在醫院,有沒有團購價。

生命無常 我選擇回家

小孩滿週歲時,我們辦了一個生日派對,可是孩子對我感到陌生,她的眼神好像在對我說,那個男人又回來了。

那時候我會擔心抱小孩,怕孩子不認得我。我說,我是提款機,起碼妳也來按一下嘛!

在太太化療的過程,我們以前天真地認為,化療癌症這事可以解決,所以當下沒有決定要從上海搬回台灣。但結果真是一個馬拉松,我們治療一整年後,醫生說有進步,但要繼續。我想,老婆需要我的支持,孩子也需要我在身邊,這些是我最後搬回來的原因。

現在每天早上醒來,睜開眼看到另一半;回到家的時候,有熱騰騰的飯菜,這是很簡單很棒的幸福。以後太太康復,我們會一起過去發展。對我們來講,最壞就是這樣了,我們都走過來了,還有什麼過不去的?…閱讀全文>>







當女人不在家

38歲.女.高維甄.在中國工作2年

我是衝動型的獅子座,2013年8月,我到上海面談後,談好薪酬,就決定來上班了。那時我覺得,中國市場很大,看到他們所有的雜誌都覺得很國際化,當時覺得有這機會,整體條件滿好的。而那時我在台灣的大出版社有點瓶頸,在中國的心境像進了大觀園,覺得好新鮮、想要更多挑戰。

我到了上海,我先生則重拾廚藝的樂趣,到英國和義大利讀一年的書,是人生中難得的gap year(空檔年)。上海和義大利有時差,義大利的課程需要在廚房裡實習,那時我們各自的工作量大,加上義大利的Wi-Fi很爛,我們說不上什麼話。

我們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有一天,我到了情緒的臨界點,就跟他說, 「你快來,不然我們兩個都會完蛋。」 他就立馬買機票回台灣,在台灣陪媽媽一週後,就搬到上海了。

現在回想起來,對他這年紀(39歲)要到新環境、轉職都挺辛苦,也不像我是從台灣被挖過去。他現在幫一家品酒公司擔任行銷工作,之前他離開台灣時,年收入已經百萬以上,而剛到上海的第一份工作,薪資比他在台灣時還低些。

我會建議所有來的人,真的不要分開,頂多分隔六個月,超過一年就太犧牲。

我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重新建立夫妻溝通的模式。經歷這一切後,我和先生共同結論是:我們兩個在哪裡,家就在哪裡。…閱讀全文>>



近年西進女性的數量快速增加,男性成為留守的一方。她們也是到上海打拼的台灣女性:



台灣留守家庭破百萬,但他們的故事卻常被忽略。支持台灣的留守家庭,從聆聽與分享開始,歡迎大家分享你/妳的留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