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體驗時代,揭開倫敦、米蘭時尚學

當全球的一切都在往東方位移,每年春秋之際舉辦的紐約、倫敦、米蘭、巴黎四大時裝週會告訴你──世界的重心還是在這裡。

伸展台上,模特兒在燈光與音樂中,電光石火般走向你,帶著頂尖創意與極致工藝,用才氣與財力包裹著文化語言和經濟實權。一陣眼花撩亂,當人走燈暗音樂收束,你以為不過就是一場時尚大秀,但其實新一波的美學經濟浪潮,才正開始全面啟動包圍你。

由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Bulgari(寶格麗)、Cartier(卡地亞)、Gucci(古馳)、Prada(普拉達)等品牌領軍,即使全球經濟成長乏力,個人精品消費市場仍然一路成長。

根據貝恩策略顧問統計,自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從1729億美元攀升至2520億美元。

若與其他產業相較,時裝精品業的投資報酬率更是一枝獨秀,不但較零售、汽車與製藥業高,還大幅領先一般看好的科技、電信、能源產業。

根據勤業眾信上個月發布的《2015年全球奢侈品力量調查及分析報告》,若以2013年銷售額來看,全球百大奢侈品企業平均年成長8.3%、總銷售額創下2142億美元,平均每家公司營收達21億美元。

美的追求、欲望的滿足,是人類文明與經濟的最大趨動力。而時尚精品等高端品牌,早已不再甘於盤踞在金字塔頂端市場,而是展開全球性席捲。

當時尚決定觸碰一切,從她原本高不可攀的殿堂走出來擁抱大眾、和年輕人手牽手,從服飾配件、櫥窗建築,到讓人甜蜜入腹的咖啡點心,《天下》採訪團隊特別前往倫敦、米蘭兩大時裝週現場,從細處看,設計師如何重新定義女性化與權力;從大處看,時尚如何乘著科技的翅膀,像香水氣味一樣撲面而來;從全面看,精品品牌如何進入餐飲、飯店和博物館新領域,創造令人流連的體驗經濟。

親臨現場,感受當代脈搏

在時裝週的現場,總能感受到時代的脈搏。場內名人排排坐,不難發現亞洲臉孔多了; 場外,部落客各憑本事搏版面,自成一幅風景。但不變的是,設計師才是永遠的核心與主角。

  • 9月21日,Burberry於倫敦肯辛頓公園舉辦的Burberry Prorsum 2016春夏女裝秀現場,來自全球的明星名人與買家、媒體,以及攝影師、部落客等近千人

    9月21日,Burberry於倫敦肯辛頓公園舉辦的Burberry Prorsum 2016春夏女裝秀現場,來自全球的明星名人與買家、媒體,以及攝影師、部落客等近千人。

  • Burberry執行長暨創意總監貝利(Christopher Bailey,右),在伸展台上開心擁抱剛剛完美演出的英國音樂歌手摩耶(Alison Moyet,左)。

    Burberry執行長暨創意總監貝利(Christopher Bailey,右),在伸展台上開心擁抱剛剛完美演出的英國音樂歌手摩耶(Alison Moyet,左)。

  • 英國當紅明星卡拉迪樂芬妮(Cara Delevingne,右),與英國名模沃特豪斯(Suki Waterhouse,左)

    英國當紅明星卡拉迪樂芬妮(Cara Delevingne,右),與英國名模沃特豪斯(Suki Waterhouse,左)

  • 左起為影星孫儷、名模劉雯、影星桂綸鎂於倫敦時裝週Burberry秀前。

    左起為影星孫儷、名模劉雯、影星桂綸鎂於倫敦時裝週Burberry秀前。

  • 時尚界著名的「老佛爺」拉格斐(Karl Lagerfeld,左),與Fendi品牌家族掌門人暨包款配飾設計師Silvia Venturini Fendi(右),於Fendi前台。

    時尚界著名的「老佛爺」拉格斐(Karl Lagerfeld,左),與Fendi品牌家族掌門人暨包款配飾設計師Silvia Venturini Fendi(右),於Fendi前台。

  • Prada於米蘭的春夏發表現場,由荷蘭建築團隊、以建築師庫哈斯(Rem Koolhaas)為首的 AMO,打造出有如劇場的秀場氣氛。

    Prada於米蘭的春夏發表現場,由荷蘭建築團隊、以建築師庫哈斯(Rem Koolhaas)為首的 AMO,打造出有如劇場的秀場氣氛。

  • Bottega Veneta以「從都市逃離」走向戶外的靈感,折衷式地結合工藝與自由風格。

    Bottega Veneta以「從都市逃離」走向戶外的靈感,折衷式地結合工藝與自由風格。

  • Gucci大量運用花朵圖紋、精緻刺繡,柔情混搭出充滿詩意而浪漫的春夏風景。(Gucci提供)

    Gucci大量運用花朵圖紋、精緻刺繡,柔情混搭出充滿詩意而浪漫的春夏風景。(Gucci提供)

精品賣蛋糕,吃得起的奢華

時尚產業跨足餐飲,白熱化的「糕點戰爭」,從大西洋兩岸,逐漸向台灣、香港、上海擴散。這場舌尖之戰,拉近消費者與奢侈品牌的距離,就算你買不起包,也能吃塊蛋糕。



Prada博物館內的Bar Luce

Bar Luce

義大利米蘭

精品業大手筆投資咖啡館、跨足餐飲,動機一點都不「普通」。舉例來說,今年引起熱議的Prada博物館內的Bar Luce,由電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導演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擔任室內設計,但最令人驚奇的,是店內一杯定價一.五歐元(約五十五元台幣)的義式咖啡,打破了Prada所有商品的最低價。

從此,精品品牌不再遙不可及,它們與消費者間的距離,僅是一塊蛋糕。更重要的是,消費者對品牌的認同與忠誠,將隨著舌尖上的滋味,一點一滴落入每個人的心尖。

Prada博物館內的Bar Luce
Prada博物館內的Bar Luce




糕點店Pasticceria Marchesi

Pasticceria Marchesi

義大利米蘭

趕在米蘭時裝週前十天開幕的糕點店Pasticceria Marchesi大有來頭。

不僅是因為已有191年的悠遠歷史,更因為Prada(普拉達)於2014年入股Pasticceria Marchesi母公司安傑洛邁凱80%的消息,讓它一開幕隨即引來全球時尚人士爭相一睹。

有趣的是,20步之遙的街角,是米蘭另一家同樣具有百年歷史、更早前即被時尚龍頭LVMH集團收購的「Caffè Cova」。此店在1993年即率先引進香港、2012年進駐上海,傳言2016年即將在台開幕。

一時之間,在米蘭最黃金的高級購物地段,一場「糕點戰爭」已經開打。

糕點店Pasticceria Marchesi
糕點店Pasticceria Marchesi




英國倫敦

Thomas's Cafe

英國倫敦

這場糕點戰爭,戰火綿延,連時尚的倫敦也不例外。 倫敦精品購物街攝政街上的Burberry(博柏利)旗艦店Thomas's Cafe,以品牌創辦人名字命名。店內入目所及,即是Burberry的多樣禮品,小皮件、筆記本與皮夾等容易入手的入門款。

它開發的菜單,呈現一以貫之的「英倫精神」──嚴選當地食材、合作伙伴,如咖啡烘焙商Monmouh Coffee Company、農場Netherend Farm,到魚貨商Viviers等。從服飾到餐飲,Burberry貫徹品牌全體驗的核心。

Burberry(博柏利)旗艦店Thomas's Cafe
Burberry(博柏利)旗艦店Thomas's Cafe

英國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

台灣以紡織出名,提供全球時尚精品的布料,在大學廣設設計科系之際,要如何培養一流的設計師?



英國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近十年來,以孕育時尚界新一波強勁、前衛的時尚創意人才,為外界津津樂道。在巴黎時裝界甚至出現「英倫入侵」現象,令時裝之都巴黎大為跳腳。

從一干藝術、設計與時尚業的校友名單,可一窺端倪──蘋果設計長艾夫(Jonathan Ive)、無塵袋吸塵器發明者戴森(James Dyson)、電影導演麥克李(Mike Leigh),到時裝設計師麥卡尼(Stella McCartney)與麥昆(Alexander McQueen)等。

《天下》採訪中央聖馬丁學院兩位靈魂人物:一位是時裝設計碩士課程總監皮拉斯(Fabio Piras),他所領軍的時裝設計碩士班是最被時尚界引頸期盼、國際時裝設計新秀的孵化地;以下為訪談摘要:

前進中央聖馬丁學院,時尚教育不能只談商機

「我一直提醒學生,雖然你讀的是時尚,但你的腦中也不能只有時尚、時尚、時尚,你必須走出去,去看看世界。」

專訪時裝設計碩士課程總監 皮拉斯 別滿腦子時尚、時尚、時尚


問:英國的時尚教育,與其他國家的差異是?

答:我來自義大利,是個有豐厚設計藝術歷史的國家,現在則投身英國的時尚教育。我認為,時尚教育在許多國家或機構,已經變得相當「標準化」。他們把色卡、布料提供給學生,讓學生們天馬行空地自由發揮。這些我們也做,但這不是中央聖馬丁學院教育的主要任務。

無論是學、碩士課程,我們都嚴格要求學生必須展現創意,懂得跨越界線、承擔風險,同時找到解決方法……。簡單地說,就是要教育出,擁有自由心智的創意人才。

同時,中央聖馬丁的悠久歷史,以及英國將時尚設計歸於藝術教育體制下,讓時尚與藝術長久為伍,能進一步開拓學生不同的視野。

我一直提醒學生,讀時尚,但你的腦中不能只有時尚、時尚、時尚,你必須走出去,去看看世界──只有當你對其他事物充滿好奇、滿懷熱情,尤其是藝術,時尚才會真正存在。

再者,你不會只因為想在時尚界工作,而申請中央聖馬丁學院;會申請中央聖馬丁學院的人,大都是有夢想的,更希望自己成為「不平凡的人」。

問:誰會是「下一位」設計新秀?

答:每班僅收三四十位、一對一的引導式教學中,學生們以他們的創意想像來創作,但距離真正的時尚舞台,還需要更多扎實的工藝、剪裁技巧等專業訓練。我們的工作就是每天都在想,誰會是「下一位」(who's next)?

我希望這一件件美麗、具有不同視野的作品,能回應我對未來女裝的疑問與想像。

坦白說,我們需要「下一位」──也許先在Dior(迪奧)或Givenchy(紀梵希)等品牌工作、歷練過的人才,才有機會成為下一位提西(Riccardo Tisci,紀梵希現任設計總監)或下一位凱恩(Christopher Kane,英國被寄予厚望的新銳設計師),這對中央聖馬丁學院來說,非常重要,畢竟我們以此成名。 今年剛畢業的學生裡,確實有些人的手中就握有一手好牌。其中一位剛獲得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青年設計師獎、隨即被延攬入服飾部門工作的一位學生。

我希望他不會花太久的時間,畢竟要成為那「下一位」必須要夠年輕、夠純真。

終究,這個「下一位」需要提出人們對未來女裝的期待──未來女性每天都要工作,她們會期待每天穿的服裝兼具美感、實穿及舒適,並擁有價值感與獨特性,還要符合永續的原則及她的經濟條件。


「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想,誰是「下一位」? 想在時尚業成功,你必須夠年輕、夠純真。」


國際伸展舞台上的時尚新銳,我來自台灣

一群來自台灣的年輕時尚設計師與行銷人才,正衝向世界的舞台發光, 以跨國團隊,創造全球品牌;瘋狂編織夢想,不忘務實經營。



詹朴ApuJan創辦人

詹朴
ApuJan創辦人

輔大織品服裝系畢業,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女裝設計碩士。

2012年底創立品牌「ApuJan」,已連續在倫敦時裝週推出6個系列。

2015年6月,新光三越蘇州店開幕,一樓精品區的夏姿旁,ApuJan有了第一個百貨專櫃。

才華野心 穩定爆發


不到三年,詹朴已經從一個隨遇而安、原本沒想過要自創品牌的藝術學院學生,成為一個事事都會從「品牌如何長久」角度思考的經營者。

他在歐洲與亞洲之間奔波,帶著工作室裡的四、五個同學、學弟妹,和分處台灣、中國、日本、英國及瑞典不同時區的紡織廠老闆、印花設計師、樂手、造型師、攝影師合作。從創意、製作、走秀、接單、生產,到行銷、通路,連跑帶跳地拼湊起一個設計師品牌版圖。

詹朴的設計特色以針織技藝為起點,佐以織造的印花及提花。每一季的系列主題喜歡結合神話、奇幻與現實世界,風格獨特且帶有文學色彩。每一次辦秀,他都會邀請他的老師、皇家藝術學院針織品系資深導師戴拉絲(Sarah Dallas),連續邀了六次,這一季終於等來貴賓。

走秀結束後,戴拉絲表示很欣賞這一季的設計,詹朴已經懂得不要太過鑽研技法、放太多東西在作品裡,學會丟掉。她喜歡這一系列的平衡感,顏色、材質與款型在轉折上的呼應,展現出了很重要的「系列感」。

除了老師,老爸也在現場。詹朴是PChome董事長詹宏志、作家王宣一的獨子。雖然他總是避免任何父子同台的機會,但詹宏志依然沒有錯過任何一次兒子的發表會。

在詹朴身上,似乎看不到年輕創作者慣常出現的單打獨鬥特質,他像一個小太陽,溫暖而沉靜,吸引大家參與他的夢想。







黃薇Jamie Wei Huang創辦人

黃薇
Jamie Wei Huang創辦人

大葉大學造形藝術學系畢業、中央聖馬丁學院女裝設計學士、倫敦時裝學院拿了碩士。

2013年,黃薇的畢業作品榮獲「未來設計師獎」(Designer for Tomorrow Awards),獲得贊助在柏林時裝週發表系列作品,並創立個人品牌。

女神卡卡也驚艷的視覺語言


「如果你覺得我的服裝設計跟別人不同,那是因為材料構成的元素不同,那來自於我對不同材料的敏感度,」黃薇解釋,她把服裝當作雕塑來做,挑選顏色像是揮灑濃墨重彩的油畫,源自於純藝術的專業背景。

美國流行巨星女神卡卡(Lady Gaga)曾連續兩天穿著黃薇的衣服亮相,讓她一夕之間成為媒體焦點。

「看起來你運氣滿好?」記者不經意地說出了這個問句。

「我從來不覺得是運氣,你無法想像我有多努力!努力的人才可能有運氣!」像是不能對不起從18歲起就開始奮鬥的目標,黃薇毫不猶豫地否認。

為了到英國留學,她大學時就半工半讀存學費,從彰化北上實踐大學,選修夜間部課程學車縫。

貸款、申請到一流名校中央聖馬丁學院,老師說下週交20張草圖,結果同學交出兩百張草圖,把她嚇壞,從此不再比別人少畫一張。

她寒暑假在英國名牌Alexander McQueen(亞歷山大麥昆)實習,每天從早上9點工作到凌晨3點,「嗯,如果能早下班的話,大概是晚上11、12點,」黃薇形容,那段時間像當兵,只是實在太苦了點。

畢業後自創品牌,困難的不是設計,而是如何一季一季一直走下去。「時裝週一年兩次,像是跑操場,一圈跑完再跑一圈、再跑一圈,得一直重來,」黃薇忍不住說,每次還沒休息夠,新一季就又要開始了。每辦一次走秀,她得2個半月不放一天假、連續3週每天只睡3小時。

夢想有時候是很累人的一件事。但如果有人拿起她的衣服、用手反覆觸摸那以皮料去綑綁的金屬扣環,黃薇還是會眼睛清亮地跟對方解釋,她是如何拋光那個鈕扣、如何決定兩條車線之間的距離。

那是無數個夜晚、十隻手指,和0.2公分的堅持,所堆積出來的意志。「明明有機器,但我還是寧願用手工,因為勞動的過程,才能真實感受到材料的美,」黃薇說。






莊承華Athena Chuang創辦人

莊承華
Athena Chuang創辦人

台大社會系、馬蘭戈尼時裝藝術學院時裝設計碩士,畢業後在Fendi實習,2013年在裕隆集團台元紡織的支持下,以自己的名字「Athena Chuang」自創品牌。

「時尚範兒」的意外品牌路


「其實本來是打算40歲、比較有資源有經驗的時候,再自創品牌的,因為品牌夢我太珍惜,很怕一下不小心碎掉,」31歲的莊承華邊喝著卡布奇諾邊說。米蘭的夕陽灑在她臉上,說到激動處晃起腦袋,光影明明暗暗,就像她的服裝設計之路。

2013年底,在裕隆集團台元紡織的支持下,莊承華以自己的名字「Athena Chuang」創了品牌,比她預期中的時程,整整快了至少10年。

「我告訴她,人生的關鍵時刻,你要懂得把握。很多人覺得她很幸運,但她是真的很努力,」裕隆集團嘉裕大中華區副總經理溫筱鴻說,2013年在「台北好時尚——新銳設計師」(Fashion in Taipei)競賽擔任評審,一眼就看中莊承華的設計才華。進一步得知她曾在義大利名牌Fendi(芬迪)工作實習1年10個月,立刻向集團內部推薦,贊助莊承華自創品牌。

2年來,莊承華已經推出四季系列。這次更來到米蘭,和她的日本、韓國同學,三人一起在米蘭時裝週,舉辦聯合展示會,並且將透過米蘭showroom(展示間),接觸歐洲市場。

氣質優雅、精通英文和義大利文的莊承華,以滿分取得米蘭的馬蘭戈尼時裝藝術學院(Istituto Marangoni)時裝設計碩士。她曾和Chanel(香奈兒)、Fendi兩個法國、義大利頂尖時尚品牌創意總監拉格斐(Karl Lagerfeld)共事。她像是具備了所有進入時尚圈的基礎條件,被溫筱鴻形容有「時尚範兒」。

但其實這個「時尚範兒」,得來並不容易。

莊承華從小喜歡畫漫畫,對非現實世界的科幻、奇幻漫畫尤其著迷,一心想念設計藝術相關科系,但家裡不准。「家裡覺得,這種天馬行空的科系將來沒保障,」就像許多不被鼓勵朝自己選擇方向發展的小孩一樣,她跟家中達成協議,大學去念台大社會系,之後才能再念自己真正喜歡的。

但她沒有浪費大學四年,而是以社會學研究方法來理解流行文化、時尚潮流。畢業後就直攻米蘭,先像高中生每天從早到晚密集上課地念了一年設計學院的專業課程,再念碩士。

經過學校扎實的鍛鍊,莊承華很順利就找到在Fendi實習的工作機會。她成為Fendi女裝設計部唯一的實習生,開始和其他六位設計師一起參與所有的設計部工作。

為了爭取實習結束後能拿到正職工作,莊承華形容當時是「把自己逼到非常非常極限」的狀態。只要一接到設計指令,她就會拿起一疊A4紙放在左邊,然後開始瘋狂地畫,一次畫上四、五個小時,畫好的圖就疊在右邊,一個下午可能就畫上一、兩百張,然後等著主管挑選。

1年10個月後,就在她的合約要轉換為Fendi正式員工時,義大利為了挽救就業率而更改規定,讓莊承華繼續在Fendi工作的願望落空。

2012年3月,總部安排她先回台灣Fendi,擔任品牌視覺陳列的工作。隔年就因參加比賽,被裕隆集團發掘。

「人們想到亞洲設計師,可能會有既定印象,例如日本就是走不對稱風格的山本耀司。年輕設計師想給出一個新印象是困難的,」和莊承華在米蘭一起念書、一起舉辦聯合展示會的日本男裝設計師長井亞希觀察,莊承華的設計能創造一種新的氛圍,時而優雅、時而像小孩子般淘氣、叛逆,展現出不同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