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緬甸民主運動受到當時政府鎮壓,辛西雅醫師與許多人流亡到泰緬邊境。有鑑於離家失所的難民無人醫治,便設立了梅道診所。當時,她的行囊中只有一把聽診器、一只溫度計、幾件醫療器械、幾本書、數盒藥;甚至,必須克難的用煮米鍋消毒。

如今,梅道診所已成為頗具規模的醫療機構,員工500多人,年診治人次高達11萬,更與許多知名國際援助組織以及學術機構合作,如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牛津大學的瘧疾研究單位(SMRU);此外,組織「背包醫療團隊」深入緬甸戰火邊區,建立泰國緬甸之間的醫療轉介管道,興辦學校使孩子免於失學,展現全人醫療的關懷。

他們的努力使得:營養不良的孩子得以健康成長,肢體傷於地雷的人們得有義肢,家園毀於戰火的難民得有歸宿,瘧疾、愛滋病、結核病的患者得有醫藥,難產的孕婦得以母子均安⋯⋯

如今,隨著翁山蘇姬與全國民主聯盟(NLD)的勝選,緬甸政治局勢的改變,第一波難民的返國,泰緬邊境的資金援助結構也跟著轉型。梅道診所有了更大的承擔,也面臨更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