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國際觀】美好國家篇



更快樂

哈佛最受歡迎的一堂課

童子賢說,在物質匱乏的年代裡,只要一丁點足以振奮人心的事物,就讓人萬分珍惜。開鐘錶店的父親,會遠自日本訂閱書報。他永遠記得,颱風夜裡,父親在燭光中,講述武田信玄的故事,也種下他親近書本的習慣。

「無論是教科書、漫畫書或歷史演義,只要一拿到書本,我的屁股就黏住了,」小時候課餘賣冰、過年擺攤賣鞭炮,五角一元攢下來,自己到郵局劃撥,訂購東方出版社的少年文庫,或是躲在操場樹蔭下,享受看漫畫的單純快樂。

國中時,楊牧的一篇散文〈瑞穗與水尾〉,談及他熟悉的家鄉,讓他就此認識楊牧、愛上讀詩。同時,他開始接觸文史思潮,發現「世上不只有小叮噹與諸葛四郎,」胡適是他的思想啟蒙。考上台北工專,「第一天到台北,我就搭公車到南港胡適墓園,後來常翹課去那裡讀書。」

工專時期,童子賢饑渴地閱讀一些「大人知道會生氣」的史料。同時主編校刊,議論時事,曾因一篇談鄉土文學論戰的文章惹禍,印妥的兩萬本校刊,他的文章被全部撕掉重印。

畢業後,童子賢差點到《中央社》當記者,結果生涯選擇轉了彎,進入宏碁、創辦華碩。但文學與歷史的基因,卻已深烙在他的生命裡。

打造將材基因2

杜書伍親筆簽名精裝版

邰客好吃

隨書附贈環保筷+極品醬油!

「閱讀」整理學

日本百萬冊暢銷作者,震撼大作﹗

希望,永遠在路上

天下30年的幕後故事。獻給所有努力實踐夢想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