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楊士漢

從事高階獵人頭工作 12年,近年開始著手輔導兩岸的企業接班計劃,每年外派百位台灣菁英赴中國工作。

高階獵人頭的掙扎:每次送人去大陸,我覺得我好像是殺人兇手


高階獵人頭公司奧雅國際顧問總經理楊士漢,在高階獵人頭市場的資歷已十多年。他描述從2010年開始,前往中國的專業人士年齡層從48到55歲,已降至38到48歲。

雖然現在有更多單身的年輕人前往,但這群38到48歲的中堅骨幹,多半有養育子女或照顧長輩的包袱和牽絆。

我這幾年做得很掙扎,愈來愈不喜歡做中國大陸的案例。我覺得自己像劊子手,在把台灣很不錯的人才往對岸推。

人才西進的成本應重新計算

我的公司每年大約獵一百位高階人才到中國,大概七、八成沒有帶上家庭。不論是在中國幫外企或台企工作的,都很少帶家庭。

坦白說,這幾年我在做中國人才派遣,很多時候是蒙著臉在做。我是希望幫助人才得到最好的職涯發展,但我從來沒考慮過這發展是否能讓他有個完美的人生、幸福的人生。

關於人才西進的成本,以往看到的是機會和勢利的那面,但未來可能要讓人才看到各種生活的成本、婚姻維繫的成本、小孩教育的成本、健康的成本等,這些其實也許可以估算出來。…閱讀全文>>




42歲,林宗弘

中央院社會所副研究員,長期從事中國效應研究,《崩世代》一書作者之一。

學者的警訊:西進工作者離婚率多一倍



我們在付出一些健康的、家庭的,看不到的代價。當社會愈開放,家庭和社會是否準備好配套,包括面對跨界婚姻、失婚後的重組家庭?

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林宗弘在2012到13年的「中國效應調查」研究中發現,配偶一年內到中國出差3次以上者,其離婚的機率是其他不常前往者的兩倍。

「台灣的離婚率已是全球前三,一部份由跨境人口貢獻出來,」他呼籲政府要評估兩岸在經貿往來下的社會風險。

41歲的黃翊蓁(化名),有三個小孩,她大學畢業不久就結婚,小孩已上了國中、高中。四年前,她先生在台灣發展不順利,中年的焦慮讓他毫不猶豫到中國發展。沒想到,不到兩年,一切變調。

兩年的留守,摧毀了15年的夫妻關係

長距離又欠缺良善溝通的夫妻關係,先生打電話的頻率、回家次數快速減少。她說,「我們在Line上一來一往吵架,一打回來只問孩子功課;覺得自己像在守活寡,更是無性夫妻。」

離婚後,先生帶走三個孩子,也要黃翊蓁搬離原來的家;但對她最殘酷的是,雙方為了贏得孩子的心而拔河,「我覺得兒子們是這個家庭裡,最大的受害者,」她說。…閱讀全文>>



林萃芬

聯合心理諮商所心理師,從事心理諮商十多年,專長為感情諮商、人際溝通。



台灣留守家庭破百萬,但他們的故事卻常被忽略。支持台灣的留守家庭,從聆聽與分享開始,歡迎大家分享你/妳的留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