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是矛盾的總和。
要水沒水、要石油沒石油,
強敵環伺,國會還一天到晚吵個沒完,
靠創新創業,成為全球最閃耀的星。
耶路撒冷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 約旦河 特拉維夫 約瓦塔 海法 耶路撒冷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 約旦河 特拉維夫 約瓦塔 海法

去過以色列的人,很難忘記,在機場經歷的安檢震撼。「誰替你整理行李的」、「有誰碰過你的相機」、「你同事知道你要去以色列嗎」,正經回答這些看似無厘頭的問題,隨便一個旅客,起碼要花上10分鐘。。

以色列,一個把國家放在絕對優先、把安全看得比禮貌重要的國家。和以色列人接觸,明顯感受到他們的「偏執」,生活自在安逸,內心卻有強烈不安全感。

儘管猶太人掌握了全球錢脈;儘管以色列是全球第4大軍事國,打遍阿拉伯國家無敵手;他們依然相信,世界對他們有敵意,阿拉伯人要消滅他們。他們強,還要更強。

「我們如果不夠強,不能保護自己,會再次發生大屠殺悲劇,」負責訓練以色列國防軍的麥蒙上校(Chai Maimon)直言。

台以商會理事長、永光化工董事長陳建信,過去五年,幾乎每年都要到以色列參訪。「猶太人只要講到國家,本來很多意見的,最後都口徑一致,槍口對外,」陳建信觀察,一次次戰爭洗禮,淬鍊以色列人的國家意識,和強烈的生存鬥志。

不安全感激發以色列人的企圖心與志氣。以色列建國66年,有12個人拿諾貝爾獎;打了十幾次大小戰爭,每一場都贏。以色列面積只有美國加州的5%,台灣的60%,卻是高科技界的「A咖」,矽谷、納斯達克都少不了它。

以色列人自比仙人掌果(tsabar),外表堅硬多刺,打開後,果肉又甜又軟。

「很多人說以色列人很pushy(不客氣),其實,我們是急著做更多事,」以研究鳥類聞名全球的特拉維夫大學教授勒杉(Yossi Leshem)解釋。他住在耶路撒冷,每天不到6點就到特拉維夫研究室,手上同時進行好幾個研究計劃。

搭他的車,需要勇氣。他開了一輛貼滿禽鳥照片的油電混合車,上了六號高速公路,一手抓方向盤,一手往後座撈早餐。想到什麼,又抓起車窗下的記事板寫東西,同時還能打電話給助理討論研究進度。

到以色列採訪,每一家新創公司都很積極,急著想在一小時之內,讓你知道──他們在做的,是很特別、別人沒想過、能解決世界問題的產品。「他們相信,自己是在做『大事』,」一位常到以國出差的台灣商人說,以色列人很有志氣,認為自己有世界使命,「要為列國準備糧草」。以色列總統裴瑞茲(Shimon Peres)在頒備受推崇的沃爾夫獎(Wolf Prize)給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時,不忘向台下的眾科學家呼籲,要多研究世界的問題,尤其是糧食。

民間智庫Reut創辦人格林斯坦(Gidi Grinstein),引用一句希伯來文「Tikkun Olam(修補世界)」說明,猶太人是上帝選民,「我們對全世界有責任。」資源再不夠,他們心中仍以「世界」為基本規模。

地下室創新 瞄準全世界

格林斯坦的辦公大樓地下室,只有半個教室大,雖然開著冷氣,還是又悶又熱。一台像黑色烤箱的3D列印機,正在打印一個金屬模型;六、七個人圍著桌子,有的拿錘子敲東西,有的拿著模型用希伯來文討論。這個開放實驗室,是社會企業,正在進行新實驗。

「我們想把這種學習模型,推廣到全世界,」Reut執行長凱達(Roy Keidar)人高馬大,從前是律師,替以色列政府打官司。羅伊說,以色列人只要看到一個新趨勢,就會成立一個機構,做基礎研究、解決問題、開發應用,最後推到全球。羅伊在這裡做的,是免費教大多數不了解、也接觸不到3D列印機的社區民眾,如何利用它來創造、創業。這個模式,將來要推廣到以色列其他社區和全世界。

走向世界,需要創新。創新,來自不滿足……意猶未盡?完整報導請見天下雜誌549期。

天下雜誌549期

台灣可以如何力用以色列,晉級世界一流舞台的跳板?

韓國20年前就把人送到以色列探勘科技,三星更頻繁派人長駐。中國企業華為和小米,開出比Google高一倍的薪水,挖角數百名以色列工程師。台灣,可以怎麼力用以色列?

「這個會取代iPad,」東部微型電機董事長陳世忠,拿著透明的塑膠片彎來彎去,好不得意。《天下》記者在香港轉機時,巧遇這位同樣前往以色列的台商。陳世忠手上的軟性顯示器,跟A4紙張一樣大,比一本雜誌還薄。他從德國學會電子粉流體顯示技術,發明這台「無接觸控制」、用指尖在上方舞動即可操作的平板電腦。

樣品上的商標,證明陳世忠已接觸過國內的面板大廠。為什麼還要去以色列?「為了證明技術,」陳世忠說。商用顯示器,每平方英吋只要380畫素。全世界只有美國聯邦調查局、和以色列國防部,要求500畫素超高解析度。陳世忠覺得,只要拿到以國的訂單,以後招攬客戶應該不成問題。

陳世忠算是少數的拓荒者。台以之間,很少聽說有合作案例。「成立不到幾年的公司,竟敢喊出歐洲老品牌的天價」、「誰不知道猶太人最會做生意,跟他們合作賺不到便宜」……。訪問業界人士,為什麼不投資以色列,常聽到這樣的理由。

「以色列人確實很愛爭論,跟他們合作像結婚一樣,不能太早論成敗,」上銀科技資深副總經理絲國一幽默地說。儘管如此,他向朋友這樣介紹以色列,「台灣的設備商,想拿到台積電等世界一流廠商的訂單,最快的途徑,就是通過以色列和矽谷。」原來,美商應用材料賣給台積電的奈米檢測器,其中的驅動定位系統就是上銀做的。

「台灣沒這個人才,幫我解決控制器、驅動器的問題。全世界很多驅動器都跟以色列買,他們是做飛彈用的,」2012年,上銀併購以色列公司Mega-Fabs的兩年後,董事長卓永財接受《天下》專訪,透露他在中東的祕密研發基地。兩年後,《天下》來到以色列北邊、海法郊區的約克農(Yokneam)高科技園區,拜訪這個祕密基地。……意猶未盡?完整報導請見天下雜誌549期。

《天下》5人採訪團隊,租了一輛休旅車,花了半個月,從以色列特拉維夫往南,一路穿過沙漠到達最南端的以色列、約旦邊境;再北返經過死海,到達耶路撒冷、海法及以敘邊境。我們深入採訪各階層人士,用影像拼湊出以色列的創新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