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金公路蜒穿梭在陽明山國家公園,進入馬槽遊憩區後,宏偉壯觀的馬槽大橋映入眼簾。橋旁的谷地,幾處硫氣孔正在噴發,空氣中可以嗅到硫磺氣味。這是典型的火山地形景觀,終年可享溫泉泡湯之樂。


路過遊客很難想到,馬槽橋下不遠的一塊平地,已被遠雄集團看上,預定投資50億元,打造全台唯一設在國家公園內的國際級溫泉旅館。這個開發案,正面臨籌設許可「最後一關」的審查。


10年前,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就豪氣宣告,這座陽明山遠雄悅來大飯店,最慢2004年就可以動工。沒想到,案子審查過程中,在內政部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要求下,頻頻觸礁,至今仍未拿到籌設與開發許可。但這個委員會,剛好在今年2月底換屆。


《天下》追查發現,遠雄集團旗下負責開發此案的陽明山娛樂事業公司,已在3月底迅速補件,內政部營建署也於4月8日收件。遠雄集團公共事務室副總經理蔡宗易,接受《天下》訪問時強調,這次送件已是「最後一關」。只要再經過一次小組審查,新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就將處理此案。


從購地迄今,這場國家公園內的開發戰爭,足足打了近20年。


土石流爆發 兩橋毀、三人亡


4月8日這一天,《天下》記者與前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馬槽小組召集人、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教授陳其澎,就站在離陽明山遠雄悅來大飯店預定地200公尺的馬槽坡地上,檢視1986年11月,在此地發生的土石流案。


「馬槽溪曾經發生過土石流,當初的舊橋都沖毀了,」在馬槽橋下的土地公廟前,陳其澎拿出一張當年發生土石流的歷史照片。因為大量降雨(雨量破40年紀錄)及強烈地震,馬槽溪上游爆發土石流。一部轎車被沖入泥流,造成三人死亡外,舊馬槽橋和下游一公里處的翠林橋,同遭摧毀。舊馬槽橋旁的民宅也受波及。從照片比對今昔,可以想見當年土石流的災情。



從土地公廟往下坡走兩、三百公尺,轉個彎,就是已初步整地的陽明山遠雄悅來大飯店開發基地了。這張陳其澎從歷年文獻中找出的珍貴照片,成為馬槽小組審議遠雄案的重要事證。


「去年3月23日早上,我們請來3大地質學者張石角、陳宏宇與宋聖榮,到現場從馬槽溪上游一路走下來。實際了解地質狀況,與當年土石流的災變範圍,」陳其澎在產業道路上,一邊閃躲偶而出現的汽車,一邊描述馬槽小組從2011年1月到2012年7月,4次會議(包括兩場現勘)的過程。


由於對地質安全存疑,馬槽小組始終不敢放行遠雄動工。「除非遠雄可以說服我們,否則再開一次審查會的話,我們就會把此案駁回,」儘管已經卸任計劃委員,陳其澎始終對遠雄案的公共安全,憂心忡忡。


事實上,除了1986年的土石流,馬槽在1945年與1966年,也都曾發生土石流。農委會水土保持局更將馬槽溪,列為 土石流潛勢溪流 。2001年9月,納莉颱風也造成馬槽橋前道路,路基流失崩塌,陽金公路因此中斷。


「我差點就跟著土石掉下去,」《天下》資深美編陳則緯,當年在土石崩落後不久,才與女友騎車到馬槽橋前。當時還未拉起封鎖線,卻幸運與災難擦身而過,讓他如今想來餘悸猶存。他也難以接受在馬槽橋附近開發溫泉旅館,「萬一又發生崩塌或土石流怎麼辦?」


「馬槽遊憩區根本不適宜開發,」另一位剛卸任的計劃委員、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林子凌,專門研究國家公園開發。她拖著一個行李箱受訪,裡頭裝滿遠雄案相關審查資料,「根據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研究,陽明山國家公園境內11處遊憩區,馬槽和大油坑兩區都是地質脆弱敏感地區,被評為最不適宜一般性土地開發。」


然而,早在1985年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立時,馬槽就被劃為遊憩區,注定要面對開發角力的宿命。


過去一個月,《天下》採訪團隊多次深入馬槽地區追蹤調查,深入了解馬槽遊憩區面臨的西區遠雄案、東區日月農莊案,兩大開發案的衝擊。


溫泉開發案圍攻 馬槽東西受敵


位於馬槽東區的老字號溫泉據點——日月農莊溫泉休憩中心,從1979年經營迄今,假日聚集不少遊客泡湯與用餐。不僅馬英九總統在台北市長任內曾經泡過湯,2月才上映的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也來這裡的男湯浴池,拍攝重要場景


為了擴建原有場地,日月農莊籌設旭陽谷建設開發公司。1993年提出開發申請案,如今仍在審核階段。


日月農莊開發基地,雖然沒有地質安全的疑慮,但國家公園計劃委員、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抨擊,日月農莊持有的私有土地過少,只有1.76公頃,僅佔整體開發面積十分之一。其他,都是公有地,土地使用「明顯不符社會公平正義」。


然而,馬槽遊憩區採取「整體規劃,分期分區開發」,卻是政府定下的遊戲規則。馬槽東、西區皆僅能有單一開發單位,除了開發原有的私有土地,並要求開發業者要管理與維護開發地區整體的環境。


「你要開發,就要照顧好整體環境,」營建署國家公園組簡任技正林玲說明。


「這是政府規定,我們也沒辦法啊,」日月農莊負責人周裕倉說,他並非要「以小吃大」,只是配合政府整體開發的規定,並善盡維護周邊環境的責任。


未來,除了溫泉設施用地3公頃,其餘15公頃將規劃為自然景觀及生態導覽等用途,開放大眾免費使用,並不會佔為己有。


與日月農莊案的小量體開發相較,遠雄案的大量體開發則複雜許多。


遠雄案3大地質安全爭議


攻防戰場一:建蔽率與建築高度


《天下》記者來到車水馬龍的台北市信義計劃區。遠雄大樓氣勢雄偉,31樓的展覽室,擺設了遠雄集團佈局各地的建案模型。遠雄公共事務室副總經理蔡宗易,一提到馬槽溫泉飯店開發案,不禁滿腹委屈,「為什麼我們在國家公園申請開發會這麼難?」近20年前,遠雄集團從指南宮管委會主委、忠信遊樂公司董事長高忠信手中,購置部份馬槽遊憩區土地,合股成立陽明山娛樂事業公司,擁有九成七的馬槽西區私有地。


行政院觀光發展推動小組,在1997年決議,將馬槽遊憩區作為示範區開發。遠雄開始積極規劃興建國際級溫泉旅館。


由於陽明山國家公園的建築規範嚴格,遠雄多年來不斷爭取放寬建蔽率與建築高度,擴大溫泉旅館的量體。原本要在前營建署長黃南淵任內(1995年到1999年)闖關,但當時多位在野黨立委公開反對,又碰上1998年嘉義大地震,瑞里大飯店部份建物坍塌,最後仍維持現有規定。


不過,放寬開發量體限制的攻防並未停歇,遠雄馬槽案的遊說力道之大,更導致前任營建署長林益厚「提前退休」(任期為1999年到2002年)。


去年底,營建署內部流傳一篇文章,提到當年林益厚力擋遠雄馬槽案,最後請辭下台的過程。滿頭白髮,目前過著悠閒退休生活的林益厚,與《天下》記者約在住家附近的咖啡館。原本低調不願多談,但在記者追問下,他終於鬆口談起整個過程。


林益厚透露,遠雄馬槽案關說的人很多,層級也很高,包括民進黨執政時的總統府高層,都曾兩次找他面談「關切」此案。


當時的內政部長與林益厚意見相左。2002年7月5日早上,林益厚收到從十三職等署長,降調十二職等參事的通知。「我心裡有數,退休應該是最好的選擇,」林益厚當天下班前,就送出「提前退休」的申請書,結束他的公職生涯。


「基地安全堪慮,才是我不贊成開挖土方、增加量體的主要原因,」林益厚說,馬槽地區屬崩塌地,曾發生土石流。雖然業者希望能爭取從兩層樓,放寬蓋成三層樓,但基於安全考量,他認為不宜放寬。


遠雄的蔡宗易則強調,遠雄集團「希望能在國家公園內,景觀最好的地方,提供遊客享受。但投資下去,總是要有一定的經濟規模,才不會虧錢,」遠雄原本設計的溫泉旅館,可以蓋到3層樓、10.5公尺高。後來陽管處說不行,只好按規定改為兩層樓。


攻防戰場二:供水不足


此外,馬槽的水資源不足問題,也是審查焦點。


根據業者資料,除飲用水外,陽明山遠雄悅來大飯店的盥洗、淋浴等一般用水量,每日估計高達兩百多噸。台北市自來水處在審查會中多次反映,對馬槽區主要供應居民的民生用水,目前供應水量已趨飽和。未來,自來水處同意供應遠雄案每日用水量約五十噸,其他不足,遠雄需另覓替代水源。


而且,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林子凌質疑,遠雄案目前取得的水權狀是農業用水,並非一般供水同意書。遠雄不該瞞混過關。


遠雄方面則以書面資料,向審查委員坦承,雖然目前取得是「農業灌溉」用水執照,但已申請辦理變更為「一般」水權。未來,遠雄也將花錢自覓水源,並請自來水處協助設置簡易處理場,因應一般用水的需求。


攻防戰場三:地質安全


審查過程中的最大爭議,始終是地質安全問題。


去年3月23日的現勘,台大地質系教授陳宏宇、宋聖榮,與台大地理系退休教授張石角等三大地質學者到齊,各有代表性。


陳宏宇是國家公園計劃委員,宋聖榮是研究大屯火山群權威學者。張石角
則是一九八六年馬槽土石流事件的調查研究者,寫成《陽明山國家公園馬槽橋災變及其鄰近地區之環境地質研究報告》,結論指出,馬槽區有許多環境地質敏感地帶,不可輕易從事工程活動,以免觸發災變。至今,這份報告仍是了解馬槽地質狀況的重要依據。


去年3月,馬槽小組與三大地質學者,頂著大太陽,現場勘查遠雄開發基地。遠雄團隊則由陽明山娛樂事業公司董事長洪賢德領軍,約莫十餘人共同參與會勘,如臨大敵,戰戰兢兢。


一行人隨後就在陽管處舉行審查會議。審查委員擔心,土石流潛勢地區影響開發基地,紛紛提出開發範圍,必須排除當年土石流災害範圍與地質脆弱地帶。並且要求遠雄分析山坡地崩塌、河岸侵蝕、土石流等三大災害潛勢問題,劃設適宜開發區位。


4個月後,馬槽小組召開第四次審查會議時,遠雄團隊提供了厚厚一疊報告,包括鑽孔的地質報告與各種套疊圖,強調這個區域雖有土石流發生機率,但開發基地已經避開了坡地陡峭、淺層崩塌和土石流潛勢溪流等,不適宜開發的位置。


不過,這份報告卻遭到審查委員的嚴詞批評。「你們都是空口說白話,沒有辦法證明你們所說究竟有無依據?」張石角當場開砲,業者委託顧問公司的報告,並不符科學調查的程序,缺乏令人信服的數據,無法說服審查委員。


小組召集人陳其澎也說出重話,強調未來若受極端氣候變遷影響,災害強度加劇,產生兩倍或三倍強度災害,後果無人可承擔。「如同南投廬山溫泉區的飯店,已經開發百年,如今整區已經都要廢掉(因為2008年,辛樂克颱風造成當地地層嚴重滑動)。我們不應跟大自然對抗,這是我們所不願發生的,」陳其澎說。


宋聖榮在台大地質系研究室受訪時更強調,「發生過土石流的地方,未來也一定會再發生,」遠雄應該在開發基地周邊進行岩石鑽探,才能進一步確認該地區的地質狀況。


遠雄公共事務室副總蔡宗易則對《天下》打包票保證,已經聘請三位技師在基地多次探勘研究,「我們技師簽字,百分之百不會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影響。」


開發案安全調查 全民買單?


「如果你(政府)認為我們基地不安全,我們就不開發。我投資也是要謹慎耶,萬一我投資賠錢,我哪敢進去?」但蔡宗易強調,遠雄無權對開發基地外的私人土地進行鑽探,何況經費也不是他們能負擔的,「這是政府應該做的事,不然我們被告怎麼辦?」


內政部長李鴻源則在專訪中指出,政府的責任,在劃設大規模的災害潛勢區域。個別基地開發的安全調查,應該是開發業者的責任。宋聖榮更氣憤反駁,「哪有用全民納稅的錢,為開發業者做地質鑽探的道理?」


3月1日續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的陳宏宇也強調,「安全不能打折。」可見,在多位現任計劃委員強烈質疑下,遠雄案此次闖關,並不樂觀。


但遠雄堅持,這是私人土地的合法開發權益,顯示這場戰爭不會輕易落幕。 國家公園如何對重大開發案善盡「把關」職責,已備受矚目。■

初夏,北緯21度,屏東恆春萬里桐村的陽光、沙灘、潮間帶正美。沙灘邊的悠活麗緻度假村(簡稱悠活),一晚房價台幣6千多元起跳。


海景泳池旁的滑水道,遊客尖叫聲此起彼落。第一次玩水的小娃兒,就著泳圈興奮踢水,年輕爸爸牽著她的小手,一步一步走。陽光照得兩人的眼睛都睜不開。


椰子樹環繞的潛水池,是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男主角蘇瑞吉,練習浮潛的地方。「那時候他根本是隻旱鴨子,我們的教練還得透過翻譯、一點一滴教會他游泳,」悠活麗緻行銷公關經理李鸝慧說。


4年前,李安的拍攝團隊到墾丁勘景。近百人劇組,兩年內入住悠活多次,食宿、設備都由悠活贊助。


為何李安會選擇住在悠活?「只能說是老天保祐,」悠活麗緻董事長曾忠信笑說。


不過,《天下》記者發現,這塊在國家公園裡的天祐美地,竟然在開張14年後,才於今年的4月8日,首度向行政院環保署送出環境影響說明書。


悠活麗緻度假村,是在國家公園內的「一般管制區鄉村建築用地」,一間一間收購周遭土地房舍後,拿到屏東縣政府核發的「集合住宅」使用執照,再築起圍牆經營度假村。


因未做環評,至今,全區有七成左右的土地區域,尚未拿到旅館業登記證。也就是有高達七成的土地區域,違法經營旅館,悠活因此兩度遭屏東縣政府開罰。「其實,悠活飯店的做法和美麗灣是一樣的,」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說。台東杉原海岸的美麗灣度假村,也是先興建再環評,引發各界非議。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更直言,「不但沒做環評、更違法經營十幾年,比美麗灣還過分。」


這個故事,問今年66歲的陳勢俊最清楚。他的老家,就在悠活麗緻度假村區的正中央。「我們家住在萬里桐已經三、四代,」陳勢俊說,「50多年前,我爸媽一磚一瓦把這房子蓋起來,我們三兄弟從小在這邊長大,」他一邊懷念去年過世的老母親,一邊為她撚一支香。


陳勢俊回憶,1995年,悠活的人找他談買地。「他們到我上班的公賣局配銷所找了兩次,但這是我們的祖產,媽媽也還住在這,怎麼能賣?」他有點激動。


悠活麗緻渡假村分區圖

悠活為何這麼積極?因為陳家這100多坪的地,關係到悠活(總共6區)能否把第4區和第5區的客房群連接起來。



陳家指出,為了繞過他們這個拒賣戶,悠活只好在園區內打造一個地下道,從陳家底下穿過。從悠活裡面看來,是一個水池造景走廊,絲毫感覺不出突兀之處。2009年的八八風災後,陳家則把老房子改裝成有四間房的民宿。


陳勢俊的弟媳王雪花清楚記得,那時候悠活開價買鄰居的地,一坪大約8萬多,在鄉村土地來說算是天價,那時候農地行情一坪不過幾千塊。「業者來談,說人潮會帶來商機,讓村民很興奮。但後來發現,度假村是封閉式的,裡面什麼都有,根本不會有人到外面消費,」她難掩失望。


現在,從陳家往四周看去,僅一層樓高的磚造小屋被悠活的基地台、排氣管與水塔包圍,「有時候我會想,如果當初知道我們家會變成這樣的孤島,賣了說不定還比較好,」王雪花說。


悠活公關李鸝慧才上任一個月,聽到記者詢問有關環評的問題,掩不住驚訝。因為先前擔任美麗灣開發案的公關,熟知環評的重要性。


夏天住房率高達九成,悠活不但是全台唯一有兒童旅館與單車旅館的度假村,更是墾丁地區唯一鄰近潮間帶生態的飯店。去年底,悠活曾表示,去年平均住房率65%、創下年營收近五億元的新高紀錄,年成長20%,今年將挑戰6億元目標。連著名的墾丁牡丹灣Villa,也是曾忠信和事業伙伴們一手打造。但如今發現,悠活是墾丁國家公園境內,超過半數用地仍違法經營的最大規模旅館業者。


「我只有一句話:無奈啊!」悠活麗緻董事長曾忠信,一被問到執照問題,先嘆了一口長氣。回憶起為悠活打拚的這20年,他眼中藏不住委屈。


曾忠信在台北辦公室向《天下》記者表示,這塊地從1960年代開始就是丙種建築用地(森林區、山坡地保育區、風景區及山坡地範圍之農業區),根據都市計劃可以蓋旅館。但1982年,這塊地被劃設為墾丁國家公園一般管制區的鄉村建築用地後,從此就像被下了一道緊箍咒,讓他打造頂級度假村的計劃,處處碰壁。


當初,他花了七年時間(1989年至1996年),與數十戶萬里桐村民溝通,從村民手中取得三十餘筆土地,並從屏東縣政府取得集合住宅使用執照。卻在申請旅館業登記證時,踢到鐵板。


又沒有寫禁止蓋旅館?


在墾丁國家公園計劃歷次通盤檢討中,均提及「鄉村建築用地以供建築鄉村住宅及必要之公共設施為目的」(墾丁國家公園保護利用管制原則第26點)。但曾忠信認為,法令並未以正面表列「禁止」經營旅館,就應該可以做。「墾管處擴大解釋,才會拒絕同意我做旅館」,他皺著眉頭說。


曾忠信也否認拒賣戶陳家的說法,「陳家拒賣,跟悠活地下通道是兩回事」,他強調,地下通道的地仍然是悠活的,但為了讓村民方便於地上行走,悠活才向鎮公所申請建造地下道。


6年時,內政部一紙「墾丁國家公園一般管制區鄉村建築用地申請容許設置旅館之審核原則」,讓最早開發的悠活一、二區,以及墾丁國家公園內若干以民宿為名的業者,得以「就地合法」,向屏東縣政府取得旅館業登記證。但至今,墾管處、屏東縣政府官員皆指出,悠活三至六區(這四區共佔約七成土地區域)仍未取得旅館使用執照。


如今,墾管處要求悠活補作環評,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表示,還沒有遇過這種「應做環評而未做」的案件。等進入實質審查程序後,將討論是否對悠活案開罰與開罰力度。


行政單位甚至透露,可能對悠活追討「不當得利」。


曾忠信兩手一攤,「事到如今,政府要我們怎麼做,就是依法辦理,但我們從沒想要不當得利啊」,如果真的被追討,他表示一定會以行政訴訟,爭取股東最大權益,「這是唯一的一條路」,他苦笑。


事實上,屏東縣政府已於2007年與2012年,兩度對悠活罰鍰5萬元。《天下》取得屏東縣政府處分公文,處分理由明確寫著,悠活三至六區「擅自擴大營業場所經營旅館業務,房間數計256間。」對年營業額近五億元的悠活,這兩次共計10萬元的罰鍰,猶如九牛一毛。


從2006年,悠活兩區「就地合法」算起,悠活至今仍有七成土地區域、超過六成房間數未取得旅館業登記證,等於違法營業長達七年。政府部門卻只開罰兩次,法定罰款金額不痛不癢。


墾管處官員私下表示,雖然拖了十多年,業者願意站出來面對環評的檢視,應給業者肯定。「以前的瑕疵,現在透過環評的程序,讓開發計劃對環境的影響可以收斂,也是好事」這名官員說。


悠活案4大爭議


環境意識的成長,讓想開發台灣南端這塊「天祐美地」的人,有了不同的做法。


距離萬里桐五分鐘車程的後灣,同樣是在恆春半島西岸、墾丁國家公園境內的小漁村。就在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旁,一塊3.44公頃的國家公園遊憩區用地,被南部知名建商京城建設相中。


十多年前,京城向私人地主購地,預備打造有一百間客房的「國際級濱海創意旅館」——京棧大飯店,卻在2006年整地時,踢到鐵板。


跟悠活不一樣的是,讓開發業者頭疼的不是法規,而是長著兩支大螯的陸蟹。牠們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凶狠圓軸蟹」……全文請見《天下》521期。

過去一個月,《天下》採訪團隊深入陽明山、墾丁南北兩大國家公園,現場直擊有公共安全、生態保育疑慮的重大開發案。並遍訪政府相關部門、開發業者與學者專家,釐清當前國家公園開發案的四大爭議點,並尋求因應對策:


爭議1「遊憩區」劃定落伍


 現況   國家公園的五大分區(生態保育區、特別景觀區、史蹟保存區、遊憩區、一般管制區)中,遊憩區所佔面積雖然不大,卻是重要商機所在。其中,又以國家公園成立前就已存在的「第一遊憩區」(遊一),最受矚目。


遠雄集團買下陽明山國家公園遊一的馬槽西區土地,興建國際級溫泉旅館;京城(建設)集團買下墾丁國家公園海生館旁邊的遊一土地,興建京棧大飯店,都是看準「遊一土地」可供大型開發的潛力。


 問題   長期研究國家公園、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現任營建署國家公園計劃委員郭瓊瑩指出,遊憩區劃定應該與時俱進,「例如,陽明山大油坑遊憩區地質脆弱,這次三通(第三次通盤檢討)就改成特別景觀區了。」


但是,她認為,同樣地質脆弱,應該改變分區的陽明山馬槽遊憩區、雙溪遊憩區,卻都因屬私人土地而未能改變分區。


 解方   一、內政部長李鴻源接受《天下》訪問強調,將在年底完成全國災害潛勢區域圖。未來將從國土規劃的高度,重新檢視國家公園遊憩區的土地使用。若位於潛勢區域內,將進行必要的調整。


二、國家公園每五年一次的通盤檢討,應與時俱進,以公共利益為前提,對遊憩區範圍進行調整。必要時合理徵收私人土地,做出良性示範。


爭議2私人土地開發案出現公安、生態


 現況  「遠雄馬槽溫泉飯店開發案」(簡稱遠雄案),於四月八日再度送件營建署。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預定,再開一次小組會議後,就將由大會定奪。


「墾丁京棧大飯店開發案」(簡稱京棧案)則已在2009年有條件通過環評。但因開發量體已縮小一半,京城建設需再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甚至重啟環評。


 問題  三大地質學者張石角、陳宏宇、宋聖榮,皆對「遠雄案」提出不同程度的地質安全疑慮。多位前任、現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明確反對此案過關。


墾丁後灣環保人士強烈抨擊,「京棧案」破壞陸蟹棲地,環評會因此明定:「若陸蟹數量降低至最大量半數以下,開發單位必須停止施工或營運」。


 解方  一、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環評會嚴格把關。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技正林玲強調,「遊憩區開發案是採許可制,開發案審查都有明確程序,業者必須評估會有的風險,沒有賠償問題。」


二、政府協調業者改採低衝擊開發,將公共安全與生態保育疑慮降到最低。


三、若最後封殺私人土地開發案,並陷入業者求償爭議,解決方案則包括政府徵收土地、政府與業者協議價購等。若業者提起國家賠償,則由法院判定。


爭議3國家公園土地違規使用


 現況  一、「墾丁悠活麗緻度假村案」(簡稱悠活案)營業十餘年後,仍有七成範圍未取得旅館使用執照,並被要求進行環評。此外,據統計,墾丁周邊未取得旅館執照的民宿,高達270間。但因皆為小型違規,墾管處有檢舉才處理。


二、「聯勤陽明山招待所民間參與整建營運案」(簡稱聯勤案)因國防部「先斬後奏」,先與美麗華大飯店簽約進行ROT,才報告陽管處,目前停工中,仍待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審議。國防部與美麗華則因合約問題,進行訴訟。


三、雪霸國家公園「武陵富野度假村」遭監察院糾正,假「農業設施」之名,經營高級大飯店。


 問題  墾管處指出,「悠活案」位於國家公園一般管制區的鄉村建築用地,只取得集合住宅使用執照。後來悠活(共六區)雖有兩區「就地合法」,但至今仍有四區未獲旅館業登記證。屏東縣政府曾兩度針對悠活擴大經營旅館罰款,環保署也可能對此案現在才做環評開罰。


前營建署長林益厚接受《天下》訪問時更感嘆,「如果住在恆春與車城,不會破壞萬里桐(悠活案所在地)的好山好水,為什麼一定要選擇萬里桐的土地做旅館用地?」


前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律師詹順貴強調,「聯勤案」屬於機關用地,不能「掛羊頭賣狗肉」新建大型旅館,「此例一開,後患無窮。」陽管處則表示,已針對部份建物拆除重建,予以罰款。


 解方  一、墾管處、環保署負起監督與環評之責,對「悠活案」嚴格把關。除了罰款,若認定確有「不當得利」,應即追討。若演變至官司訴訟,則由法院裁定。


二、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應緊盯「聯勤案」,是否再度違反土地使用規定。


國家公園BOT案弊端叢生


 現況  長期監督國家公園開發案的前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林子凌分析,從2002年至今,陽明山、雪霸、太魯閣、墾丁等四座國家公園的12項「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案」(促參案),幾乎全都出現爭議。 (見下方互動圖表) 


其中,陽明山國家公園的北投纜車BOT案,更於2006年爆發官員貪瀆弊案,多位政府官員遭到判刑。未來,陽明山中山樓文化景觀園區,可能採取BOT模式委外經營,也備受矚目。


 問題  郭瓊瑩從結構面分析,「政府推動BOT無可厚非,但不宜要求各部會齊頭式產值配額。經濟部等單位,可要求BOT案回收效益,但以保育為主的國家公園、林務局也被要求產值,BOT案就會走樣。」


林子凌則痛陳,「國家公園促參案弊端包括,規避環評、圖利廠商與違反國家公園法等,目前還有幾個案件仍在訴訟中。陽明山櫻花溫泉度假村,更是全台第一個遭到拆除的促參案,為何內政部無法記取教訓?」


 解方  一、前內政部長李逸洋,曾於2006年宣示,「國家公園不再新增有開發行為的促參案」,此項精神應於各國家公園落實。


二、針對行政院組織進行改造,管轄土地有大量重疊的國家公園與林務局,應予整併,以升格後的專責機關,致力於國家公園生態保育的最重要任務。 儘管國家公園開發案引發社會諸多抨擊,但持平而論,國家公園管理者近年的努力,也應獲得肯定。


不開飯店 一樣有人潮商機


「太魯閣國家公園內的立德布洛灣山月村,已與在地原住民文化結合,經營出自己的特色。金門國家公園發展民宿,一開始沒人看好,現在則被肯定為保留了好的文化價值,」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技正林玲強調,台灣各國家公園的狀況都不一樣,布洛灣案、金門民宿是目前較成功的個案。長期批判國家公園開發案的林子凌也同意,布洛灣案是值得肯定的營運成功案例。


除此之外,近年國家公園推動的生態旅遊模式,也已逐漸受到認同。「墾丁國家公園內有兩萬多居民,與其他地廣人稀的國家公園完全不同,必須強化『交心式合作』。我們近年在社頂地區推動生態旅遊,相當受到歡迎,才知道保護環境也可以成為產業,帶來效益,」墾管處游憩服務課課長林文敏強調,生態旅遊模式值得繼續堅持。


由此看來,誰說大型開發或BOT模式才能發展觀光產業?事實上,生態旅遊等低度開發模式,也可以帶來人群與商機,更符合國家公園生態保育的核心價值。保護環境也可以是門好生意,部份國家公園已經踏出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