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起


乾杯集團董事長平出莊司:吃燒肉 更要吃一個驚喜

文/張翔一 2013年6月,天下雜誌525期

 

「咦?我這樣算是成功嗎?」
乾杯集團董事長平出莊司,接受《天下》專訪,被問到創業成功的關鍵時,原本滔滔不絕談著新事業構想的他,突然間停了下來,瞇起眼睛,用帶著日本口音的國語,略帶不解地反問。
十四年前,中日混血的平出莊司,用不到百萬元的創業基金,開了第一家「乾杯燒肉」。如今,乾杯集團旗下已有五個品牌,全台共二十家分店,年營業額超過七億台幣,是台灣連鎖燒肉店的第一品牌。
低頭思考了良久,平出莊司回答,「我能有今天,可能正是因為我一直沒想過自己夠不夠『成功』,只想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情,帶給客人驚喜和感動吧。」
「開餐廳,生意好當然開心。但如果只是因為某個(商業模式)好賺,我去抄過來,然後把它從一複製成一百,就算賺很多錢,也沒什麼意思,」平出莊司說,「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服務模式,我推出來了,又得到顧客喜愛。這種從零到一的過程,才有樂趣。」

 

破產邊緣悟出經營哲學
平出莊司形容,自己的創業之路,是趟「幸運的驚喜旅程」。這趟旅程的起點,卻要從一場破產邊緣的經營危機講起。
一九九九年,就讀輔仁大學哲學系大三的平出莊司,用家裡和自己打工存下的錢,湊出八十多萬元,接下日籍友人在東區巷內的小居酒屋店面,經營起副業「乾杯」。
有著好人緣的平出,剛開店時,一度高朋滿座。同學更不計酬勞,友情相挺擔任服務生。「他那時個性就和現在一樣,很愛熱鬧,愛辦party(派對),到處『交關』(社交),連我這念日文系的學長都認識他,」平出莊司學生時代至今的好友、欣葉餐飲集團執行董事李鴻鈞笑著回憶。
沒想到,除了刻意採用全黑裝潢「耍酷」外,沒有特色的燒肉店,在競爭激烈的東區商圈,靠友人捧場的蜜月期過後,馬上冷清下來。甚至一個晚上,只有兩個客人。
每月營業額不到一萬元,員工薪水快發不出來,眼看就要關門大吉。「當時,我們每天擠在兩、三坪大的宿舍房間內,想著要怎麼讓客人上門,」平出莊司回憶,「大家想了半天,發現比裝潢、比食材、比名氣,都贏不了資金雄厚的大餐廳,我們只能用創意,製造別處沒有、客人卻很喜歡的氣氛來突圍。」

1 2 >